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五十三章 命案协奏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大娘家。

  “那天我偷偷地溜进宝贵家的院子,还以为自己看到了真人版的金瓶梅呢……?”

  李大娘果然不是简单的老太太,还知道金瓶梅?

  侯宝贵家(回忆)。

  “你个死鬼,今天周末,小强可在家呢,你还敢来?”

  “周末跟放假都连上了,几天不见,想死我了,实在受不了了。”

  “受不了就日你那死婆娘呗,非得来找我,一会儿你儿子回来看到怎么办?”

  “我儿子这几天都没回家,他妈去找他了。”

  “小强去哪儿了?你这当爹的也不着急?”

  “那着啥急呀,也是思春的时候,找毛雪那丫头去了。”

  “他知道毛雪去了哪里?”

  “不说去她姥姥家了吗?”

  “谁说的?”

  “看你这人,不是你说的吗?自己就忘了?”

  “别他妈的费话了,快点把衣服脱了,把窗帘挡上。”

  李大娘家。

  “小林子说把窗帘挡上时,我的心就彻底凉了,输给那三个老太太一百元,心疼的我呀。”

  李大娘还是可惜自己打赌的事情。

  “你说我是看着小林子长大的,我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会做出这种败坏家风的事来。”

  “大娘,他哪里就是省油的灯,是你还没看透他。”

  张丽梅恶狠狠的,又恨不得现在就把侯宝林吃进肚子里,至少让她用牙齿狠劲地嚼碎他。

  “你个不懂人味的老娘们,赶紧滚回家去,别影响罗律师找证据,就你在这瞎搅和。”

  侯宝林发起怒来,张丽梅还真怕,这又是什么逻辑呢?难道是夫妻之间的弱肉强食?

  罗健翔又陷入混沌中。

  接侯肖强这个案子,无意中他是真学到了不少乡村的夫妻文化。

  侯宝贵家(回忆)。

  “你个浪不死的鬼,回头让宝贵知道了,他不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姜贵珍这是事前跟侯宝林要钱的前奏,每当她一吓唬他,侯宝林就把钱包先拿出来,抽出三五百元,齐整整地放在最显眼的地方。

  随后李大娘只是若隐若现地听到姜贵珍和侯宝林一句半句的说话声。

  说起来姜贵珍也没什么特殊的魅力,已是半老徐娘,侯宝林能看上她,也只是因为新鲜,因着张丽梅那又硬又臭的性子。

  李大娘这一辈子都没看到过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李大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她用粗长而又长满老茧的手指抓了抓发麻的头皮。

  李大娘转身就想从后院按着原路溜走,却听到院子里突然发出了急促又沉重的脚步声。

  她以为是宝贵回来了,李大娘立马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声音被发现。

  看影子,不像富贵那小身板的家伙,难道是张丽梅?这下更不妙,两个妯娌干架,那可有的看了。

  “妈呀,都不是,是小强那孩子!”

  李大娘差点儿喊出声,不为别的,她突然来了恻隐之心,她真不想让孩子看到这污秽的一面。

  但李大娘还没来得及喊,或者说她还没鼓起勇气来喊一嗓子,侯肖强就拿着一把铁锨,把门“哐当”一声踹开了。

  事后李大娘后悔,如果自己当场及时喊出一嗓子,也许就不会发生命案,至少侯肖强不会看到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狗男女,我要杀了你们!”

  侯肖强疯狂地把铁锨朝姜贵珍轮过去,被侯宝林一下子挡住,要是真打死了姜贵珍,他们父子俩恐怕都要去吃窝窝头了。

  父子俩在姜贵珍面前对峙了一会儿,李大娘也没敢再挪步,当然,她也被吓着了,也根本迈不了步了。

  侯肖强想打死姜贵珍,不止是因为她跟自己的老子胡搞乱搞惹得他抬不起头来。

  主要还是因为毛雪,他没日没夜地找了好多天,也没有毛雪的消息,后来毛雪给他打来电话,说了事情的经过。

  是姜贵珍跟酒店的老板串通好,先是把毛雪弄晕,然后连夜让专人带到了墨龙江的某酒店做***。

  用姜贵珍的话说,毛雪是她不做老鸨后,赚的最痛快的一次。

  墨龙江某酒店豪华包房。

  等毛雪在一间非常豪华的房间里醒来,发现躺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不是侯肖强,而是像侯宝贵那般大的一个秃头的男人时。

  毛雪当时就吓傻了,很快她又马上清醒咬了咬牙,她想跑出去,门却被锁的紧紧的。

  秃头男人伸了一个懒腰,又享受又满足的样子,非常老套地过来搂毛雪瘦嫩的肩膀。

  “真不错,老子可是花了大价买你的初夜,当然,老子也不会亏待你,这卡里有十万块,你拿去随便花。”

  秃头男人操着一口听不清的闽南口音,但“钱”字说的很清晰,毛雪听的清清楚楚的。

  “十万块?自己的初夜有这么值钱?就是跟侯肖强结婚,也不会有这么多钱呀?”

  毛雪哪里知道,有些情,是用金钱买不来的。

  这个穷怕了的女孩,不再恐惧,只是打心眼里开始嫌弃和恨自己,她也不知怎么,却很想念侯肖强,她时常自言自语地说:

  “小强真可怜!”

  有些话,毛雪在跟侯肖强说时是说了谎的,比如她没办法回去,她被继母姜贵珍以不菲的价格卖到了这里,其实事后没有绑架她,她是可以带着伤痕离开的。

  选择留下来,继续在酒店做下去,是毛雪自己的主意,她跟侯肖强却没这样说。

  总之毛雪的意思很明确,是姜贵珍让人糟蹋了她,如今她的身子已不再干净,她说是配不上侯肖强的了。

  “雪儿,别怕,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我不嫌弃你!”

  谁也不会料到,这样惊天动地的话,是出自一个十七岁少年的口,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侯宝林那天走后,姜贵珍如实地把地址告诉侯肖强,她有可能不会死。

  可姜贵珍财迷心窍,她说什么都不肯给侯肖强地址,她怕买方找她算账,也怕得到手的一笔钱因侯肖强的介入没有了。

  生死之间,真就在一刹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体育网  jrs直播  五星直播  五星直播  cctv5直播  网络小说  188直播  英超直播网  jrs直播网  体育比分  体育直播  jrs直播  体育比分  体育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