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一百零九章 到底谁的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孙占国和李平家。

  他俩就在一阵赞美声中,大张旗鼓地结了婚。

  同事和朋友羡慕李平终归挑到了一个金龟婿,做生意的人嘴上功夫都不秃,孙占国也被亲朋好友夸的快上天了。

  “占国,真有福气哈,晚婚晚育,也没挡得住你的天仙美妻。”

  孙占国听了高兴,一高脚杯啤酒,仰脖干掉。

  “占国,你啥意思,二胖敬你酒全干,到我这就扭捏上了,瞧不起我是吧?”

  平日里常在一起喝酒侃大山的狐朋狗友开始鼓捣孙占国喝酒。

  李平反复提醒他,根本就无济于事,有人还挑拨离间:

  “占国,你可不能见色忘义,想你那些孤苦伶仃的日子,哥们我是怎么撇家舍业陪你的。”

  孙占国是个讲究哥们义气的人,不顾李平的再三阻拦,一杯接一杯地往肚子里灌酒,全然忘记自己新郎官的身份了。

  虽然他和李平婚前已同居,但这毕竟是特别重要的一天,新郎怎么可以不跟新娘入洞房呢?

  孙占国醉倒了,他在沙发上睡了一夜,而李平气的在新婚的大床上坐了一夜。

  本来两情相悦好好的婚礼,就因一场醉酒,让李平的心种下了不愉快的种子。

  第二天太阳刚一露脸,李平就揪着孙占国的耳朵,全然失去了往日的温柔:

  “孙占国,你啥意思呀?得到手,就开始不珍惜我了是吧?”

  孙占国还没醒酒,以往他一个人生活时,是断不可能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他肯定是关机捂被睡到自然醒,如今有了老婆,他还没意识到不能像以前那般生活了。

  “干嘛呀,一大早的,哎呀,困死了,让我睡一会儿。”

  孙占国翻了一个身,继续打呼噜。

  “睡什么睡,我让你睡,快点儿给我起来,我还得上班呢,你送我上班。”

  李平看揪耳朵不管用,干脆用更狠的招数:捏住孙占国的鼻子,都没法呼吸了,看还怎么睡?

  “你烦不烦呀?该干嘛干嘛去。”

  这一句话,把李平的眼泪说的噼里啪啦往下流。

  李平越想越生气,甚至有点儿后悔嫁给孙占国了。

  她也跑到卧室,反锁上门,闷头大睡。

  快到中午时,孙占国终于醒酒了,他敲卧室的门,李平说什么都不肯开。

  好在孙占国反省的快,他马上意识到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下楼买了好多李平爱吃的菜,在厨房里一通煎炒烹炸,闻到菜香味的李平此时肚子也饿了,才悻悻地从房间里走出来。

  “老婆,对不起,你一定要原谅我,都是我不好,我向你保证,以后绝对不醉酒。”

  孙占国忙不迭地给新媳妇夹菜,李平吃的不错,慢慢地也就有了笑模样。

  按说事情就这样结束挺圆满的,但没想到静下来时孙占国却在心里犯嘀咕了:

  “我都醉成那样了,她也不说早上起来给我熬点醒酒汤,或者是熬点儿稀粥也行呀,竟然还跟我较劲,真不是个体贴的女人。”

  男人要是有了小心思,可不是个好现象,以后家庭很难和谐起来。

  所以当孙占国提出马上要跟李平去民政局登记时,他说话的口气也不温柔,也不体贴,反而听起来有点儿尖酸和怪异。

  “李平,我们该去登记了吧?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李平也听出了孙占国的异样,她也没好气地答复他:

  “你急什么,这不身份证刚拿回来吗?下周再去吧。”

  “今天才周二,为啥要等到下周呢?我就不明白了,你耗得什么劲呢?”

  孙占国越说越有火药味,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当初的诺言。

  李平的脸已经气的通红,根本就没有再跟他理论下去的意思了,转而跑到卧室,把门狠狠地摔上。

  “这把你惯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这句看似很平常的两口子打架时被说烂的话,在李平听来却是挑战了。

  “孙占国,你什么意思?结婚前我就是这样的,如果不满意,可以不要结婚呀?”

  李平气冲冲地跑出来,她这个独生女是要让人哄的,被孙占国如此数落,她肯定受不了。

  “结婚是儿戏吗?到现在还不去登记,我还正想问你什么意思呢?”

  孙占国不就事论事,又扯到登记领证上了。

  “登记不也是早晚的事吗?我想这几天缓一缓,把手头的活忙一忙再去,有什么不行的呢?”

  李平别看是学会计出身,但也长了一张得理不饶人的嘴。

  “你能有啥活呀,再忙还能比我忙,明天别再去打工了,在家里呆着就行。”

  本来是心疼媳妇不要再辛苦劳累的话,被孙占国以这种杀人不见血的口吻说出来,完全就没了话的本意。

  “怎么?你这还要限制我人身自由呀?我是被你买来的奴隶吗?你说怎样就怎样?”

  说完这句话,李平又跑到卧室,这回孙占国没听到关门的声音,是推拉杆箱的声音,孙占国立马慌了。

  “你这是要干啥?收拾什么衣服呀,吵了几句嘴就要走?”

  孙占国以为女人的心都像他那般坚硬和强大呢,毕竟是新婚燕尔时期,说情话还来不及呢,他却不按套路走。

  “像你这种人,咱们还有过下去的必要吗?”

  李平甩下这句狠话,直接打车跑回了娘家。

  飞翔律师事务所。

  “李平大晚上的走了,你没跑出去追她?”

  孙占国说完他跟李平的事,骆菲菲就发出了疑问。

  “没去,我以为她只是在气头上,等回头消了气,也就回来了,毕竟两个人过日子,哪有不打架的?”

  孙占国还在讲他的理由,完全没看到骆菲菲投过来的鄙夷目光。

  “打架也得看是什么时候吧?再说了,本来就是你惹脑的人家,为啥就不马上跑出去追回来呢?”

  骆菲菲一时把自己当成了情感专家,一通批评批判孙占国。

  “菲菲,现在不是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俩分手已成事实,接下来咱们要做的,就是为孙占国找回一部分财产损失,也就是彩礼钱。”

  罗健翔急忙提醒他这个感情用事的学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五星直播  体育比分  cctv5直播  jrs直播  五星直播  体育比分  网络小说  体育网  cctv5直播  天下直播  cctv5直播  天下直播  英超直播网  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