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重男轻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梨花村。

  梨花村高山林立,碧水蓝天,宋招弟就生活在这里,她是女人,却起了个男人的名字。

  宋招弟的娘家是梨花村的,她的婆家也在梨花村,只不过一个在村东头,一个在村西头。

  宋招弟家姐妹八个,她是家里最小的八妹,她的父母为了生个男孩,甚至给她起了这个招魂摄魄的名字——宋招弟。

  梨花村封建思想的余孽依然很深厚,重男轻女一直是这个村子最惊人的文化。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仍然是这样,只要谁家生了个男孩,大人小孩都跟着趾高气扬,谁家要是生了女孩,就连五六岁的孩子出去说话都不硬气。

  可见重男轻女荼毒之深!

  宋招弟不一样,她从小就倔强,像个男孩子一样喜欢上树、爬墙、掏鸟窝。

  她想上学,可是因为家里孩子多,父母不愿再供她们这些女孩子,经常说一句话打击她们:

  “女孩子家,上什么学,最后嫁人了就像泼出去的水,没有任何的作用,连养老送终都指不上。”

  父母每当说这些话时,苦大仇深的样子成为宋招弟一生的阴影。

  所以宋招弟也跟其她姐姐一样,初中没毕业就被父母赶出去打工赚钱贴补家用。

  宋招弟很不甘心,但她一个弱女子又能怎么样呢?

  打工的第二年,宋招弟跟村东头的张有军坐同一辆客车出外,他们还坐到了同一个位置。

  两个年轻人生活在同一个村子,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有聊不完的话题。

  一路上欢歌笑语,说的车里人直羡慕。

  “招弟,你在市里什么地方打工?”

  张有军先有了与宋招弟交男女朋友的想法,他发现这个女孩勤劳朴实,说话聊天中也感觉到她的那份踏实和持家有方的样子。

  “我在服装厂打工,我学的快,老板对我很好,赚的比其他人多,你呢?”

  话语中也能感受到宋招弟其实骨子里是很争强好胜的,凡事都想拿个头彩,得到别人的赏识是她最大的希望。

  “我是瓦工,你那服装厂在什么地方?有时间我过去找你。”

  在农村,瓦工是个很体面的职业,大凡没有什么文化的打工男人,都以自己是个瓦工而自豪。

  瓦工比小工赚的多,每天能拿到五、六百元没问题,而小工呢,最多也就只赚到二百元,还不受人尊重。

  所以在农村有出息的男孩,大都去学了瓦工,当然,除了那些上大学的。

  宋招弟一听,也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高高的个子,结实的肩膀,尤其是憨憨的模样,不急不躁,正是自己爱慕的男人类型,当下里就答应的很痛快。

  “在圣水市柳城区,离市里不算近,偏僻。”

  “也在柳城区?太好了,我们正是在那里盖楼,咱们离得很近嘛。”

  离得近,就意味交往的机会多,宋招弟和张有军心里都乐开了花。

  像阳春三月的芍药花,暗香浮动。

  圣水市柳城区。

  从此在柳城区,到了晚上你就会看到两个年轻人,开始出现在公园里、长廊下,有时他们也学着城里人,跑到咖啡厅喝点儿高级的东西。

  “先生、女士,欢迎光临本店,请问需要点儿什么饮品?”

  毕竟是高级咖啡厅,热情周到的服务员看到宋招弟和张有军两个人穿着工装服,甚至还有点儿破旧,脸上没有露出丝毫鄙夷的神色。

  这使得有些紧张的两人多少放松了些,很快,他俩的目光被临桌的一对龙凤胎吸引过去了。

  “有军,等咱们结了婚,你是想要男孩还是想要女孩?”

  宋招弟最在乎男孩女孩的问题,因为她的原生家庭,可没少给她带来刻骨铭心的屈辱和自卑。

  “男孩女孩都一样,生啥都喜欢。”

  张有军没骗宋招弟,他是真喜欢孩子,村子里的孩子都比较喜欢张有军,每天都乐呵呵的,极有孩子缘。

  宋招弟听了一抿嘴,露出两个不太明显的酒窝:

  “要是生的都是女孩,你也喜欢吗?”

  “女孩咋的,都是自己的孩子,男孩女孩都一个样,都喜欢。”

  张有军还有一个弟弟,他家没有女孩,所以每当二人打工回家时,张有军的妈妈都特别喜欢跟宋招弟聊天:

  “你看,我要是也有个像你这样的女儿该多好,唉,这一辈子,就没有生女孩的命。”

  “婶,以后我就是你亲闺女,别人家的女儿咋对妈,我就咋对你。”

  宋招弟从小嘴就很会说话,哄的张有军的妈妈每次在她出外打工时,都给她大包小包地拿很多家里的土特产。

  这让宋招弟感觉到了别样的温暖,这么多年,她的亲妈都没对她这样好过,一时间宋招弟幸福的晚上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恩,有军,这就叫咖啡?苦得很,不如红糖好喝。”

  宋招弟先学着别的客人的样子,抿了口价格不菲的咖啡。

  “要不咱加点儿糖吧,服务员刚刚不是说可以加糖的?”

  张有军也学着宋招弟的样子喝了口,苦的他直皱眉头。

  “那加糖还能好喝吗?咱俩捏着鼻子喝吧,别剩了,浪费!”

  宋招弟过日子简朴体现在方方面面,她越是这样,越是让张有军早点把她娶到家里的愿望迫切。

  “招弟,这回咱们入冬时回村,把婚结了吧?等结了婚,你就不用出来这么辛苦了,我一个人赚钱就行。”

  农村的求婚方式简单,哪有什么豪言壮语、轰轰烈烈,更没有什么鲜花捧在手,拿出钻石戒指单膝而跪。

  就是简单的一句话:你跟我过日子吧,我看好你,我家里人更满意你。

  梨花村。

  本来看好的日子是大好晴天、万里无云,偏偏在宋招弟和张有军结婚那天的下午,酒席还没来得及撤下,天空中就飘起了零零落落的雪花。

  “呀,咋下雪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当年的窦娥冤案,天空中就下起了鹅毛大雪。”

  “可别瞎说,让张永德听见了,他能把你骂的找不到东南西北!”

  邻居们偷偷议论的张永德,正是宋招弟的公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天下直播  cctv5直播  jrs直播网  英超直播网  188直播  天下直播  英超直播网  体育比分  188直播  五星直播  体育直播  jrs直播  体育网  五星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