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红烧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梨花村。

  “老板,刚才有军嫂子买的哪种农药,管用不?”

  二春媳妇想跟风,直接问老板。

  “她买的不是农药,是毒鼠强。”

  “毒鼠强?妈呀,那她刚才支支吾吾的。”

  二春媳妇嘿嘿地笑,也没多问,不过回家后她就跟老太太说了。

  “大娘,你说有意思不?张有军媳妇宋招弟,买个毒鼠强还偷偷摸摸的,她跟耗子有亲戚呀?哈哈”

  “招弟买毒鼠强干嘛?她家里这类的事,不都是张永德管吗?”

  老太太觉得很奇怪,因为她太了解张永德家的情况了。

  毒耗子、抓野鸡等,是张永德的拿手好活,他就好像是这些动物的天敌,只要一上手,管保一个一个都死去。

  老太太是个不被承认的民办教师,丈夫死的早,四十多岁守寡至今,最大的爱好就是平时看些悬疑类的书解闷。

  据说她还收藏了很多华夏最早出版的一些悬疑类书,比如《福尔摩斯探案集》珍藏版,在市面上肯定买不到了。

  二春媳妇走后,老太太就琢磨这毒鼠强,没出三天,还真让她猜着了。

  星期六的中午,虎子刚吃完饭,就跑出去跟小伙伴们玩,不到半小时的功夫,他就在一帮小孩子的惊叫声中口吐白沫昏迷了。

  午饭的红烧肉是宋招弟做的,她特意做了两大碗,为了撇开嫌疑,大人和孩子都吃了这红烧肉,但唯独她在给虎子盛的那碗肉里下了毒鼠强。

  “这碗给虎子,瘦肉多!”

  像往常一样,这个家里无论吃什么好吃的,得先紧着虎子最好的。

  “这碗肥的多,软香,给你爷爷”。

  宋招弟故意挑了碗肥肉多的,张永德爱吃肥肉,他嘴上没说啥,心里早已满足的流油。

  她的二个女儿微微和二丫也分别分到一碗,连廖春花那碗都跟虎子的差不多。

  “春花,你怀着孩子得补营养,明天我再去集市给你买点儿大虾,听说肚子里的孩子吃了这个顶聪明的。”

  宋招弟以崇拜的目光看着廖春花,张永德都看在眼里呢,他心想:

  “这个宋招弟,终归是服气了!”

  每次她自己都不会吃这些肉,不是不爱吃,是没人让她吃,她也不敢吃,她吃了,两个女儿就吃的少。

  这次不一样,她是做了周密计划的,也给自己盛了满满一碗,都是些边角料的肉,但她觉得格外的香。

  “中午虎子吃的什么饭?是不是食物中毒?”

  农村人生病,都不爱去大医院,一方面是因为路途遥远,另一方面到了大医院钱就不是钱了,没那经济条件。

  所以无论大病小情的,都爱找都不怎么明白病理的土医生,既经济又离得近。

  “应该不是,午饭我们全家吃的都是一样的饭菜,我们都没事呀?”

  宋招弟做贼心虚,抢上前去解释。

  “奥,那肯定不是食物中毒了,多半是癫痫病,打一针,再喝点安定片,就好了。”

  哪里就好了呢,刚打了一个肌肉针,张永德的孙子虎子就死了。

  廖春花马上要生孩子,宋招弟没让她管,说怕动着胎气。

  她和张永德把孩子送到赤脚医生这,张永德的思想里都是迷信的东西,这个宋招弟最清楚。

  “爸,要不然咱们去看看大仙吧,没准给虎子招招魂,能醒过来呢。”

  张永德当即答应,疯一样地抱起虎子就往大仙家跑。

  “你家里呀,有邪性的东西在,虎子是中邪了,你们来晚了,没救喽。”

  “不过你可得驱驱邪,不然再有了男孩,保不准还会出这样的事情。”

  大仙都是这样的伎俩,花钱从她这里买纸符,多烧多念叨,一准驱邪避魔。

  其实正常思维的人都知道,得了病还得去医院治,什么大仙大神的,多半都是心理作用。

  在宋招弟歇斯底里的哭喊下,张永德真信了,这是他张家出了邪性的东西,才夺去了虎子的性命。

  很快,虎子死于邪性病的事全村人都知道了,连外村人听了这个消息都震撼不已。

  廖春花一着急,早产了,宋招弟在打水的功夫,就听张有福抱着孩子在产房外喊:“嫂子,又是个带把的(男孩)。”

  暖壶一下子在宋招弟的手里飞出去,热水像血一样渲染开来。

  “又是男孩,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吗?”

  宋招弟恨恨地在脑子里转圈,有大仙的话为证,这个孩子刚过百天就像虎子那般以同样的症状死了。

  这回就更加验证了大仙的那句话,也因此这个大仙又出了名,说她金口玉言,说啥是啥,与天地神交,得太上老君单传!

  其实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都是宋招弟编来让人传人,慢慢传开的。

  “有福啊,这个家你们是没法呆了,这回出去打工,也带上你媳妇吧,不然咱家真绝后了呀!”

  两个孙子死后,张永德大病了一场,险些丧命,考虑再三,他决定让二儿子张有福带着媳妇去打工的城市住,租房的钱由宋招弟一家拿。

  “招弟呀,我老了也没钱,你这个当大嫂的有义务为张家的根做贡献,有福家这些年没少给虎子花钱,他们租房的钱你们拿吧,你家都是丫头片子,也用不着花啥钱。”

  就算做到这份上了,张永德依然死性不改,完全把廖春花供起来养,依然把她和女儿们作为外人看待,作为奴隶使唤。

  “行,爸,这个我做得了有军的主,就这么定了,春花,一会儿跟我回去拿钱。”

  宋招弟心里在流血,但她的嘴和脸却面如莲花,看不出丝毫的不悦和歹毒。

  “春花,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别伤心,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有什么困难还有嫂子呢,咱们一起抗。”

  把个廖春花感动的,一直抱着宋招弟不肯离开,连流下的眼泪度数都升高了。

  半年后宋招弟才知道廖春花已经怀孕五个多月了,没有任何防备的她给嫂子打电话。

  “嫂子,告诉你个好消息,有福带着我去私家医院做了B超,多给了他们钱,就告诉我们肚子里是个男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cctv5直播  188直播  jrs直播  体育比分  网络小说  英超直播网  体育网  体育网  188直播  cctv5直播  天下直播  五星直播  jrs直播网  jrs直播网  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