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二百零三章 命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氏集团。

  朱成玉越是愤怒,沈明堂在电话这头越是开心快乐。

  “你敢动我女儿试试。”朱成玉的嘴都要噘上天了。

  沈明堂奸诈一笑:“我也不想动的,毕竟一开始执意说凶手是阿路的人是刘检察官,所以还是让她一如既往地那么坚持吧,中途换个凶手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朱成玉恨不得马上撕碎了沈明堂,身边的韩国盲人女按摩师也吓得不敢出声音。

  “沈明堂,你给我等着!”

  “朱女士,你知道我沈明堂的做事风格的,年轻人别让她太冲动,提醒她好自为之吧。”

  没等朱成玉再说什么,沈明堂立马挂掉电话,他根本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浪费时间。

  孙鹏听着有点儿意思,请教沈明堂:“大哥,难道这个案子是你一手策划的?”

  沈明堂摘下眼镜看了一眼他,不高兴地咒骂:“你这说的是什么屁话,这还用策划吗?我只是顺便帮助了该帮助的人,看看这是什么?”

  沈明堂说着,扔给孙鹏一个手机,孙鹏一下子接住。

  看着手机里播放的视频,他惊讶地说:“大哥,这不是副领导被杀案伪造的现场吗?这个人是谁呀?看着真面熟。”

  “你在看看后面的照片。”沈明堂嗓子眼里发出笑声。

  “天呀,这不是副检察官吗?他怎么会去现场伪造证据?大哥,你是怎么做到的?”

  孙鹏这样问他,沈明堂非常得意:“那小子嗜毒成瘾,刚好缺钱,而我又有很多钱。”

  “明白了,大哥,那就是说你的设计把刘检察官给套进来了对吗?”

  “孙鹏,你总算是聪明一回,哈哈。”

  “大哥,这样做是不是太危险了,她毕竟可是检察官呀?”

  “做什么事安全呀,你说我来听听?”

  沈明堂白了孙鹏一眼,孙鹏胆颤颤地也不敢说什么。

  “在这个社会上要想生存的好,必须剑走险峰,时刻走在锋利的刀刃上才能成大事,明白吗?”

  此时的沈明堂倒很像是个邪恶的教授一样,正向他的学生传授万劫不复的罪恶。

  罗健翔律师事务所。

  张剑和陈冲去找大货车的现索,终于有了新的发现,马上给罗健翔打来电话:“罗律师,我们查到那辆车了,说是一辆送餐的车。”

  “餐车?”

  “对的,经常在这一带跑着送餐的,做了很多年,我们再去当地食品部门看看吧。”

  罗健翔这边打的是免提,黎巍也听的清清楚楚:“餐车?”

  她突然想起那天去找孔警官查李慧竹律师的案件材料时,他跟年轻警察说的话:“那个送餐的人不可能自杀的,我查过了,他并没有什么借高利贷的事情。”

  黎巍立马站起来:“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你去哪里?有什么新发现吗?”

  罗律师最近很粘人。

  “还不确定,我去趟孔警官那里,不能干巴巴地坐在这等消息呀。”

  “你又想一个人去吗?”罗健翔抓住黎巍的胳膊。

  “一起去吧。”

  罗律师拉起黎巍的手,两个人同去。

  黎巍甜甜地笑着,很安全幸福的样子。

  电视台。

  沈明堂心跳加快的时刻到了,金燕凌法官终于接受电视台的独家专访。

  他心里清楚,以金法官在圣水市的影响,只要她提到竞选副领导的事,自己也将大功告成。

  主持人简单客气了一番,单刀直入主题:“金法官,听说您是下一任法官的最佳候选人,对此你怎么看?”

  金燕凌着一身格子小西服套装,看起来既优雅大方,又不失法官的威严和风范:“我个人更关注的是圣水市的老百姓,他们能否通过法律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并且过上更加安稳的生活。”

  主持人哈哈一笑,不断地点头称赞:“看来金法官是不在乎权力的。”

  金燕凌也神秘地一笑,没肯定,更没否定。

  “那您对最近竞选副领导一事,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您发自肺腑的竞选标准?您的心目中有合适的人选了吗?”

  “当然有了,建议不敢当,不过我个人觉得要想当好副领导,首先得清空过去的自己,不忘初心,带着嘱托和重任为整个圣水市的发展尽全力。”

  “那您方便透露下心目中候选人的名字吗?”

  沈明堂和孙鹏看到这一幕,激动的都不敢看电视直播了。

  孙鹏更是张牙舞爪地走到电视机旁,鼓动大家喊起口号:“副领导,沈明堂,沈明堂,副领导……!”

  暴徒沈明堂此时也像个要出嫁的大姑娘那样,不好意思地用手指挡住半边脸。

  毕竟这样的时刻太令人热血沸腾了。

  不知为什么,沈明堂忽然回忆起金孝天法官葬礼时的情景。

  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前来吊唁,朱成玉夸张地比亲女儿金燕凌哭的还要大声。

  金燕凌只是悄无声息地流眼泪,眼珠转动地观察着众人的动静。

  她想去卫生间,朱成玉不放心张罗了一天疲惫拖沓的金燕凌。

  但走出门口就被金燕凌制止住,示意她进去照顾来吊唁的人。

  “哼!他终于还是死了,作为法官他乱用职权这么多年,哪里做一点儿好事了。”

  金燕凌刚走到卫生间门口,就听到男卫生间里传出来骂他父亲该死的声音。

  “真是遭了天谴,行贿受贿无恶不作的。”那人还在喋喋不休,金燕凌躲在角落里,等他出来时已看清楚对方的真面目。

  那男人开车离开殡仪馆,金燕凌也开车追出去。

  驶到一个废墟处,金法官猛踩油门,猜猜地撞击了前车。

  那男人跟他父亲金孝天年龄差不多,捂着后脑勺下车就骂:“你瞎吗?怎么开车的?眼瞅着往我车上撞?”

  走近定晴一看,他认出了金燕凌:“这不是金法官吗?你这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网络小说  jrs直播网  188直播  cctv5直播  jrs直播  英超直播网  体育比分  五星直播  天下直播  cctv5直播  jrs直播  天下直播  cctv5直播  体育网  体育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