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三百九十四章 暴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检察院。

  罗律师想如果再不拦过朱勃宇的话,这个助理可能又要感情用事了:“不管是要求进行社区矫正,还是处以罚款,这件事就到此结束吧。”

  路小雨检察官叹了口气,不停地摇头:“那葬礼费用要怎么算呢?”

  罗律师惊了一大跳,马上把目光转移向朱勃宇。

  朱勃宇也是一脸的不知情:“你说的葬礼,这话是什么意思?”

  “受害人韩天宇,今天凌晨死了,因此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交通肇事案了,而是肇事逃逸导致受害人死亡。”

  路检察官的理由充分,如果真是这样,张宗圣的案子可就变得复杂了。

  朱勃宇不相信的追问:“怎么会呢?医院明明说过韩天宇的情况已经稳定。”

  “在凌晨脑震荡恶化为脑出血,根本没来得及救治,他已经死了。”

  路检察官把案件复杂化的原因说出来。

  朱勃宇失了魂似的:“他死了?”

  罗律师反而很镇静,拿出久经沙场的王者架势:

  “即使受害人死了,也无法改变这是一场交通事故的事实。”

  路检察官当即反驳:“如果因为交通事故肇事逃逸而致人死亡,那就不是事故,而是等同于杀人,可以处以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朱勃宇想了想,还是要替张宗圣洗脱罪名:“当时是黑夜,有人突然闯到车前......况且他并不是酒驾。”

  没想到,听见这些话的路小雨检察官反而笑了:“张宗圣对你说的那些话,不会就是你们准备应对我的吧?”

  路小雨拿着材料站起来,偷偷地瞄了一眼罗健翔:“好像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呢,还是希望你们能先弄清楚情况。”

  罗律师被一个年轻的检察官给奚落了,他这个老资格当然非常气愤。

  朱勃宇单手捂紧额头,知道整件事情是他太感情用事,太草率了。

  到走廊里,罗律师质问朱勃宇:“情况会随时改变,永远无法预测,每到这种时候你都要这样动摇吗?”

  朱勃宇只得表表忠心:“这次不会的,放心吧。”

  陈雨飞检察官办公室。

  见到罗健翔的陈检察官,头不抬眼不睁的:“罗健翔,你是觉得我闲得没事干吗?”

  罗律师并不在乎他的态度,他知道这些人一开始的嘴脸:“你是吴海涛这次重审案件的主检察官,我来的有点儿晚了,很抱歉,突然发生了一些事情。”

  罗律师说着把精致的名片递给陈雨飞,陈检察官根本都没抬头看一眼,更别说接过去了。

  态度十分的傲慢不羁,罗律师只得把名片又收回去。

  陈检察官看桌子上的材料,自顾自地嘀咕着:“吴海涛是以杀人罪被起诉的,而且他还有贩毒前科,最关键的是十二年前。

  是你和前任齐检察长负责这起案件的。”

  陈检察官说着说着,才不得已地抬起头来,但表情十分的不友好。

  罗健翔示意朱勃宇把一份装订的材料递给他,陈检察官问:“这又是什么东西?”

  “我们七海律所考虑申请重审的案件。”

  罗律师看陈雨飞这副德性,不给他个下马威不行了。

  “你们律所调查,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陈雨飞检察官不以为然的样子。

  朱勃宇又开始给他背诵课文了,他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三年前,那个父女被杀案,是你上任后发生的案件,虽然不是你直接经手,但应该了解案件大概情况。”

  陈检察官不屑一顾地冷笑了几声。

  罗律师接着作补充:“而且除了这个,还有两起案件,我们仔细查阅过检方起诉时,有些不妥的地方,而且狱中的犯人也都在申请重审。”

  罗律师说完,陈雨飞竟狂妄地大笑起来:“哈哈哈,七海律所,以为时机到了,居然对着检察院方亮刀?还打算威胁。”

  罗律师很少这样笑,不过他认为朱勃宇做得最漂亮,所以发自肺腑地笑了笑:“怎么会是威胁呢?只是想说,我们偶尔也会想做些社会公益,请你再看一遍,吴海涛是无罪。”

  说着说着,罗律师的表情又变得王者的严肃认真起来。

  陈检察官阴阳怪气的,直了直身子:“那就在庭审中主张以及公布吧,你身为公审检察官,在当时的庭审中,你究竟是做错了什么?或者你现在犯了什么错,最好都找出来。”

  说完,嚣张地把朱勃宇放到他桌子上的材料,“啪嗒!”一声,全部扔在地上。

  然后自顾自地埋头假装忙手中的工作。

  朱勃宇捡起材料,罗律师示意他先出去,他自己则继续留下来。

  罗健翔露出玩味的笑容,他看了看周边,就他们两个人:“检察官,你好像在强迫我做不愿做的事情。”

  “是吗?很期待那是什么呢?”

  陈检察官不抬头随便答言。

  “你我将以对敌的方式上庭。”

  罗律师说完,陈检察官根本没放在心上:“是吗?反正这是我的家常便饭,我倒是不担心这个。”

  “我了解这个圈子的行情,如果我赢了,这里有个人就要脱下制服,那个人会是谁呢?”

  罗健翔是想让他意识到利害关系。

  陈雨飞奸猾地眨了眨眼睛:“如果我输了,那就是输了,让我脱下制服,那也只能如此。

  不只是这个圈子,世上哪个圈子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相反,如果我赢了,你会怎么样?啊,因无法在那里立足,你可不要惦记还想回到这里,因为你的传闻已经传遍了。

  出卖自己的大哥和上司的叛徒。”

  罗健翔的心都在颤抖:“这是谁说的?我没做过那种事。”

  “那么,关于齐检察长的证据,包括这里的所有检察院人,还有流传的小道消息。

  难道那证据是自己长脚了从暗处走出来的吗?你是真不知道,还是佯装不知道呀,不管是什么,肯定有人交出了证据。

  就算不是你也无所谓,反正我们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说着陈雨飞站起身,鄙夷地看着一头雾水的罗健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jrs直播  体育网  jrs直播  体育比分  体育比分  188直播  cctv5直播  cctv5直播  英超直播网  天下直播  天下直播  网络小说  188直播  jrs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