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即将重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朱勃宇没进入检察院这个圈子,确切地说,没在这个圈子里任职过,他自然一时半会儿摸不透其中的套路?

  路检察官对朱律师的好奇心,也激起她好为人师的兴趣:

  “是七海律师事务所的罗律师,如果想入他的法眼,当然要留下深刻印象,你不用感觉太意外。

  我的成功和你的成果,这是最公正的协商。

  如果把我的意思,你能向罗律师转达清楚,我将不胜感激。”

  路小雨说完,还站起身夸张地给朱勃宇敬了个礼。

  朱勃宇暗暗责骂:“好好的一个案件,公事公办不好吗?掺杂了这么多乌七八糟的勾当,真是无语!”

  离开检察院,朱勃宇把见到路小雨检察官说的那些话,全部跟罗律师复述一遍。

  罗律师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归根结底,还是想得到我的选择。”

  朱勃宇悻悻然:“是的,本来是想去提议的,结果反倒是她给了提议。

  只要对方同意协商解决就会接受我们的提议。”

  “她说的很明确吗?”

  “是的。”

  罗律师给出朱勃宇下一步的做事思路:

  “那么,你首先要去和被害者家属协商,至于选不选择路检察官是之后的事。

  我之前让你去协商了呀?办得如何了?”

  朱勃宇出于人道主义情怀的考虑,觉得时机还未到:

  “怎么去跟还没举行完葬礼的人提起这种事?”

  罗律师以经验之谈提醒他:

  “再过些时间,悲伤也会变成愤怒,其实,现在这个时间是最适合协商得了。”

  朱勃宇因为父母是死于一场车祸,他更能感同身受作为受害者家属的那份心情:

  “不,应该是最适合利用他们的时机吧?”

  “你......”

  罗律师停下来,看向一脸稚气的朱勃宇,正要提醒他几句,没想到被朱律师抢过后面的话:

  “工作是工作,不要感情用事,你又要说这个吧?

  没错,不让张宗圣进监狱就是我的工作,所以,工作的时候是排除了感情,但我的委托人张宗圣的失误,不会因谁的意愿而改变。”

  罗律师的目光变得尖锐,接下来的提醒也更加犀利:

  “但我们依然是张宗圣的律师,这也是不变的事实。”

  朱勃宇突然很想跟罗律师倾诉下父母车祸去世办葬礼的情景,以取得罗律师的理解。

  至今他记忆深刻,奶奶坐在父母遗像前,苍白的脸,苍白的头发,现在想来当时祖孙俩的无助还会隐隐作痛。

  朱勃宇说:“在昏迷状态下坚持了一个月的父母,最终还是去世了,想要设灵堂的时候......

  一位姓秦的律师来找我们,他和奶奶讨价还价,父母的性命值多少钱的声音......

  不是良心的问题,而是有关协商金额的问题,他们那个时候竟然在幼小的我面前谈这些。

  秦律师那帅气的西装,金光闪闪的手表,就连闪闪发光的皮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在幼小的我看来都感觉帅气的样子,现在想来却感觉他恐怖到无以附加。

  那时我第一次想成为一名律师,奥不,是必须要成为律师。”

  朱勃宇一口气说完,眼睛已经成未熟透的樱桃般。

  尤其是他脚上穿的那双白色鞋子,此时此刻就更加灼目诡异了。

  罗律师剑眉微皱,下意识地看向朱勃宇的白色鞋子,鼓励他道:

  “你和那个秦律师不一样,我说的不一样,不是你跟他穿着不一样的衣服,穿着不一样的鞋,或者说表情面容不一样。

  而是你那里的思想跟他不一样!”

  罗律师说着,一并指了指朱勃宇的脑袋。

  朱勃宇焦虑不安,还是认死理:

  “结果一模一样,有什么不一样?”

  罗律师声色俱厉道:

  “说那件事和这个是两码事的人,是你,不是我。”

  朱勃宇信口拈来,反驳罗律师的话新鲜出炉:

  “说既然知道错了就该纠正的,不是我,而是罗律师你。”

  罗律师觉得还是不要再为难朱勃宇了,毕竟刚刚他说的那些,是这年轻人的童年阴影。

  想在短时间内让他从阴影中摆脱出来不现实,更何况他这个助理朱勃宇又是个内心善良柔软的家伙。

  “行了,我去协商,你就......”

  没等罗律师说完,朱勃宇的斗牛脾气又上来了:

  “不,我去,因为我比任何人都理解被害者家属的心情。”

  罗律师瞪圆了眼睛:

  “用那种感情能协商什么?”

  朱勃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激动,甚至还带着那么一丝丝怨恨的意味:

  “我再说一次,我说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没说过会感情用事,虽然你现在对我很情绪化。”

  罗律师真遇上小倔驴了,一时劝解不听,只得唉声叹气。

  当他不经意的转向另一方喘口气,正好与陈检察官的目光相对。

  罗律师说到底还是怕朱勃宇太过感情用事,跑偏了办案方向。

  律师本是个冷酷的职业,是用法律的武器在战争,稍有不慎,很容易因情而失理。

  他继续劝解朱勃宇,但明显口气不是刚才的样子了,变得厉声又冷酷:

  “你说我对你有情绪,从现在起,我说的每句话都会关系到吴海涛的余生。

  在要进入不知何时会从哪里飞来子弹的紧要关头,我还要听少不更事的你发牢骚,你说我会是什么心情?

  真是,婆婆妈妈的......”

  罗律师在看到陈检察官那一眼时,情绪突然就暴突起来,训得朱勃宇半句话都不敢反驳。

  说完甩袖扬长而去。

  第二天,吴海涛案重审。

  朱勃宇坐在旁听席上,转眼惊讶地看到了一个他极其不想见到的人......马森。

  马森看见朱勃宇望怪物似的望着自己,好像要把他的黑心看透似的。

  马律师自顾自地坐在朱勃宇身后,一副看大热闹的不良表情。

  审判长宣布:“吴海涛案现在重审。”

  刚说完程序,陈雨飞检察官站起来:

  “审判长,不好意思,在开庭之前,有一件事需要您参考一下。”

  “什么事?”

  审判长问完,全场死寂般沉静!

  罗律师更是没想到陈检察官会这么早就反常理而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体育网  jrs直播  天下直播  jrs直播网  cctv5直播  体育网  jrs直播  体育直播  网络小说  188直播  五星直播  英超直播网  体育比分  cctv5直播  188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