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普法直播之首席大律师 > 第四百零六章 用过去的方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376953.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朱勃宇站起来,说出了父母的名字,并说:“不只是这两人的名字,还有你已忘记的那些无数的委托人,现在开始都要记起来。

  奥不,你最好给我记住,要不然,我会让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后悔。”

  张宗圣家。

  “现在都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张宗圣问找他的朱勃宇。

  “没错,都已经结束了。”

  朱勃宇说完,张宗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谢谢你,朱律师。”

  高宗圣说完就要上前来拥抱朱勃宇一下。

  朱勃宇立马制止住他,并厉声道:

  “有人都死了,你还在这里道谢?”

  “我也很痛苦,要一辈子记住这些事情。”

  张宗圣的可怜相不是装出来的。

  “记住这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以后的日子里,你都要记住那些残酷的记忆,在后悔中度过余生。

  为什么,因为你没有真正赎罪。”

  朱勃宇说完,张宗圣好像听到了别的意味。

  “你说什么?到了今天你这么说我,究竟为什么?”

  张宗圣想问明白原因。

  “那个原因,最好你自己想清楚,像这样得到自由的代价,要么一辈子备受自责煎熬。

  要么哪怕现在纠正错误,你这种人的价值,在于你承受何种冒险。”

  朱勃宇说完,把相关材料扔给张宗圣,转身离开。

  检察院。

  “这是新鉴定的DNA比对结果。”

  罗律师把这个报告单递给陈检察官。

  “在毒品袋子中出现的血痕和谭浩宇的DNA完全吻合,还有......”

  “先把你违法提取的DNA鉴定报告放下,这个不能当做证据,你却让我与此对比,究竟想做什么?”

  陈检察官不看报告,直接拦住罗律师的行为。

  “已经含冤入狱十二年的吴海涛,我来想办法帮他开罪,检察官你就把十二年来杀了人却依然逍遥法外的真凶谭浩宇捉拿归案,这不是检察官该做的事情吗?”

  罗律师质问陈检察官。

  “没错,如你所说若谭浩宇是真凶,十二年前身为检察官没能做好自己的分内事,把无辜的人送进了监狱。

  我再说一次,是你将你过去的罪过全部丢在我面前,还冲我大声喊叫。”

  陈检察官总是抓住罗律师以前犯的错不放。

  “我承认自己的错误,所以......。”

  罗律师每次都是坦诚地相告。

  “所以,不管你承不承认这个错误,哪怕现在出现真凶,是我杀了人,像这样自白,要么我看到是他杀的人,除非出现可以作证的新证人。

  而目前的证人谭浩宇只能成为受害人,这张报告也依然是毫无意义。”

  陈检察官说完,咬着牙,把鉴定报告扔在茶几上,转身离开。

  要走到门口时,罗律师开始攻心了:

  “我听说你是公正的人,真让我失望。”

  “重要的,不是你对我有何看法,是检察院对你有何看法,我警告过你了,你就不该抽出这把剑,那个剑锋最终将对准你自己。”

  陈检察官转过身,又一次警告罗律师。

  因为齐广通的事情,罗律师在检察院系统的口碑非常差。

  罗律师从检察院会议室出来,正好撞见前来找他的朱勃宇。

  “在我成为真正的律师之前,我决定不再想任何事情。”

  朱勃宇的语调和态度,明显是来跟罗律师道歉的。

  “还有那个陈检察官,终究也对DNA鉴定报告无动于衷啊。”

  朱勃宇追上已转身离开的罗律师说道。

  这时,罗律师的手机突然响起:“是,李警督,DNA结果,你看到了吗?对,凶手就是谭浩宇......用过去的方式吗?好啊,现在也没什么办法了,好。”

  是之前那个证人李警督打来的,看来罗律师把他说动摇了。

  鉴定结果出来后,罗律师也同样给他寄了份。

  撂下电话,罗律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用过去的方式,是什么意思”

  朱勃宇很好奇这个。

  “我问你,如果人的心中占据最多的是贪欲,你认为最沉重的会是什么?”

  罗律师问天才朱勃宇。

  “害怕。”

  “没错。”

  两个字简单的一唱一和,道出了很多哲理。

  “害怕之后就是怀疑,怀疑之后就是背叛。”

  罗律师说的,还有特指另外一个证人,柴子航。

  夜总会包房。

  像每次一样,谭浩宇和柴子航在包房里喝高级洋酒买醉。

  这时谭浩宇的手机微信响起,他看了看,冷笑地把手机扔在桌子上。

  柴子航把他的手机拿过来看,吓得脸色煞白。

  原来是有人把柴子航与案件相关人秘密见面的照片传给了谭浩宇。

  “这是谁......”

  柴子航结结巴巴的说道。

  “现在重要的是那个吗?”

  谭浩宇明显已戾气横生。

  “浩宇,我不是那意思,是那个警督突然间找到家里来。”

  柴子航还在做无用的解释。

  刚刚李警督给罗律师打电话,就是告诉罗律师,他也已从柴子航那得知谭浩宇就是杀人凶手的真相。

  “听说,你告诉警督只发现了我的DNA,还说你很庆幸。

  既然过了十二年,也该忘记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趁柴子航没注意,谭浩宇狠狠地将一个酒瓶子直奔对方的脑袋扔过去。

  幸亏柴子航躲避及时,不然他的脑袋肯定会当场开花。

  谭浩宇像恶狗一样扑上去,狠狠地抓住柴子航的衣领威胁道:

  “别想些没用的,如果想些没用的,下次碎的就不是酒瓶,而是你的脑袋了,知道了吗?”

  柴子航吓得身子直打颤,连牙齿都上下不停地咬合着。

  谭浩宇恐吓完柴子航,独自扬长而去。

  柴子航失魂落魄地从夜总会里出来,迎面走来李警督、罗律师和朱勃宇。

  “这里又是怎么找来的?”

  柴子航还没从惊吓中醒来,磕巴着说。

  “你和我见面的事让谭浩宇知道了,我能无动于衷吗?”

  李警督意思是出于保护他的目的才来这里的。

  “你和我猜想的不一样,好端端的,没受一点儿伤啊。”

  李警督靠前,在柴子航的身边转来转去侦查情况。

  “这个嘛,今天没事,不代表明天也会没事,犯罪都是第一次可怕,从第二次开始可能就没什么难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友情链接:cctv5直播  188直播  体育比分  五星直播  jrs直播  体育网  188直播  体育网  天下直播  网络小说  cctv5直播  体育直播  天下直播  jrs直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