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文档内容让人看着不由色变。

    文档的真实性很高,还有图片,可内容却耸人听闻。

    所有怀孕的夫妻双方被严密保护的同时,就失去了自由。孕妇还好,会在花园般的环境内待产,而作为丈夫的,命运就不那么好了。

    他们还是要做工的,定期还要贡献出精||子,并不知道自己的精||子会被用在什么地方。

    而文档内还预测,这些怀孕的女人在生产之后,很快就会怀上另一胎,最终沦落为生产工具。

    程嘉懿和杜一一波澜不惊地看完,坐回到自己本来的位置。

    通讯车内的气氛有点别扭。即便是生死与共了,有些话题总是没法直说的。

    “我们是柏拉图恋爱。”杜一一忽然道。

    “啥恋爱?”李玉没有听懂。

    “就是精神恋爱,没有实质性的接触。”王鹏给李玉科普道。

    李玉目瞪口呆地反应了好一会,也不知道算不算懂了。

    “所以,我们不存在这个问题。”杜一一继续道。

    王鹏和李玉不由瞟了程嘉懿一眼,程嘉懿沉默着,没有言语。

    王鹏咳嗽了下,然后一本正经地道:“那个,我看到通告之后,就了解了下,好像,他们那种人会有发||情期。具体的我查不到,猜想应该是与女性的生理发育周期有关。”

    李玉看着车门,王鹏看着电脑,杜一一瞧着王鹏,程嘉懿揉着脑袋。通讯车里陷入尴尬。

    “还有什么?”片刻之后,杜一一神色不变地问道。

    “那里没有了。”王鹏迟疑了下,却闭口不言语了。

    程嘉懿无声地站起来,打开车门跳下去。

    真特么的,她以为她脸皮够厚了,可以面不改色地谈论这种话题了,现在才发现修炼得根本就不够厚。

    “你们俩在外人面前收敛着点,别一对眼就撒狗粮。”哪怕程嘉懿在外边能听到,王鹏的声音也正常多了。

    “什么叫一对眼就撒狗粮?”杜一一急了。

    “你还不知道你俩对视是啥模样?”李玉小声道,“也就没有手机给你照下来,你都不知道你一个男的也能笑得花一样,食人花开起来啥样知道不,就你那蠢样。”

    杜一一震惊了。“我?和食人花开一样?那我还是撒狗粮?不是要吃人了?”

    “可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爱程姐爱到心里了。”李玉撇着嘴道,“程姐也一样。你俩一对视,就笑得哎呀没眼看。”

    不止杜一一半天没有反应,程嘉懿在车子外边也懵了会。她看着杜一一的时候,真不由自主在笑?还笑得那么明显?她怎么没注意到?

    车门打开,程嘉懿下意识回头看去,四目相对,程嘉懿仔细在杜一一神情里寻找着。

    是,在视线相对刹那,杜一一神情柔和多了。程嘉懿的视线不由望向车子内,就听到李玉的哼声:“看到没,一看着我们,神情立刻就变了,笑容也变了。”

    杜一一跳下车,回手将车门甩上,将两个人都关在车里。

    对视一眼,程嘉懿和杜一一忍不住笑了。

    “你看看,还能笑。”车里传来李玉气愤的声音,“亏得我们……”

    “这个没有办法。”杜一一叹息声,“我不能装作不认识你,也不能催眠我只是你的下属。我演不了。”

    程嘉懿也头疼地揉揉额头,“我才知道为啥他们总是避开我们。”

    “你俩这都几个月了,蜜月也该过完了。”李玉在车里喊到,似乎隔着车门,说话就可以无所顾忌了,“就你们这模样,不用半天,一眼就得被发现。”

    “发现了又怎么样?程姐是佣兵老板。”杜一一气道。

    “啧啧,现在名头还没有打响好不好?等这个世界缺了你俩拯救时候再这么说。”李玉嘲讽道。

    “那也不能因为我们恋爱,就我们一定会那啥。”杜一一还是不忿地道。

    “是,可人家也不会问你是不是柏拉图啊,将你们捉回去了,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王鹏道。

    “捉我们?”杜一一哼了声。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怎么捉不了。”李玉道,“你们还非得自己参加战斗啊,不能不去东岛啊。”

    程嘉懿和杜一一对视了一眼,两人全都摇摇头。

    “昨天秦哥也没说我们什么,”杜一一想了想道,“要不我试着收敛点,把我自己当做你的下属——本来也是你下属,副官。”

    “肉麻。”李玉嘟囔着。

    “那你有什么办法?”杜一一隔着车门怒道,“我是能看着程姐自己去冒险,还是看着程姐一个人留在这里?别和我说你们能保护程姐,你们要有程姐的本事,我也放心你们跟着!”

    车内良久没有声音。

    “我觉得我们杞人忧天了。”程嘉懿道,“就算战斗民族的人发现了,但是只要我和一一个人价值大于生育价值,我们就不会有被当做生育机器的危险。”

    车门打开,王鹏跳下车:“理论是上这样的。”

    “所以,”程嘉懿耸耸肩看向杜一一,脸上不觉再露出笑意,“革命尚未成功……”

    杜一一也笑起来:“同志还需努力。”

    两人伸出手掌击打了下。

    王鹏捂住眼睛。怎么出去一个月,回来之后这么样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可以收敛了下。但只要不时时克制,偶尔对视,还是能发现彼此眼神里的甜蜜。

    “我去!”杜一一忽然站住看着程嘉懿,这次的神情很是正式,其中的甜蜜几乎荡然无存。“不是……我们到了王鹏说的那发什么期了吧。”

    即便周围没有别人,对着程嘉懿,“发情期”三个字杜一一也是怎么也吐不出口,便是想了下,脸色也涨红起来。

    “不会吧。”程嘉懿到底还是对自身了解,道,“要真是,哪里有发这么久的。”

    脸皮再厚,那三个字也说不出口。

    “也是。”杜一一也琢磨着道,“应该不是,我们可一直发乎情止乎礼的。不过……”

    杜一一瞧着程嘉懿,刚刚正常的脸色忽的又涨红起来。

    “不过什么?”程嘉懿问了句,忽的就明白过来,脸色也一下子跟着涨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