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最狂修仙赘婿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真的是意外吗
        就在这个时候,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温美琴一把抱住了他,果冻般的嘴唇,直接封住了他的嘴巴。

        没有任何的犹豫,他依旧把温美琴给推开了,并且晃了晃她说道:“醒醒,你喝多了。”

        然而,让薛槐没想到的是,温美琴再一次歪着脑袋睡了过去。

        当他再一次被温美琴放在床上,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之前她抓住他的手,还死死的抓着他,没有丝毫想要松手的迹象。

        “别走,留下来陪我。”

        睡梦中,温美琴嘴里面嘀咕道。

        看见这个情况,薛槐治好把温美琴坐在床边上,把手放在床上,让温美琴抓着,他就这么靠在床头柜睡了去过。

        翌日早上。

        温美琴迷迷糊糊当中醒了过来,当她睁开眼睛之后,她便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很沉,很痛,很不舒服。

        紧接着,她便看见一个男人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顿时把她给吓到了,不过当她看清楚对方是薛槐后,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接着,她开始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来。

        虽然事情记起来的不多,不过她知道是他拉着薛槐去酒吧喝酒,之后好像她喝醉了,所以薛槐才带着她来酒店睡觉的。

        就在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的左手,居然还抓住薛槐的右手,并且薛槐的右手一直都放在床上。

        看见这一幕后,她心中十分的感动。

        曾经的她,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正人君子,即便是秋建明也一样,事实证明她是对的,秋建明也是个伪君子。

        可这个时候,她觉得或许自己真的遇到了一个正人君子,这个人便是薛槐。

        突兀的,温美琴感觉到薛槐的右手忽然动了一下。

        薛槐醒来之后,发现温美琴看着自己,他淡淡一笑的说道:“你醒来了?”

        温美琴忽然问道:“你把手放在床上,在地上坐了一晚上?为什么不到床上来睡?”

        薛槐淡淡一笑的回答道:“都是睡觉,睡地上跟床上有什么区别?”

        然而,让薛槐没想到的是,温美琴掀开被子,从床上走了下来,在他嘴巴上吻了一口。

        接着温美琴双手捧着他的脸,印在他的嘴巴上,热吻了起来。

        一把推开温美琴后,薛槐眉头深锁的说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或许昨天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但是现在我很明白的告诉你,我知道我在干什么!”

        说完这句话后,她再一次把果冻般的嘴唇印在在了薛槐的嘴巴上。

        薛槐不是柳下惠,更加不是太监。

        昨天酒会上,是因为温美琴吃了药,所以他才没有占温美琴便宜,因为当时温美琴不是自愿的。

        昨天晚上的时候,是因为温美琴喝多酒了,不省人事的时候,也并非她的本意。

        现在薛槐可以肯定,温美琴没吃药,也没醉。

        既然你情我愿,而且温美琴身材火辣,长的肤白貌美,要是他依旧还无动于衷的话,那他就真的是太监了,并且还会被温美琴看不起。

        于是,他粗鲁的抱起温美琴便丢在了床上。

        一个小时后,温美琴捡起地上的衣服,直径走进了浴室。

        看着洁白的床单上,印着一朵鲜红的梅花印记,薛槐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冲动了一点。

        看着温美琴那光滑如璧的美背,扭着腰肢走进洗浴室后,薛槐却豁然开朗。

        “我可是曾经的魔帝至尊,上至九天神女,下至九幽魔女,甚至于是妖界女皇,哪一步不想爬上我的床,曾经的我,根本就看不上这些天之骄女,温美琴跟了,我应该是她的荣幸才对!”

        想到这里,薛槐淡淡一笑,不由自主的摇了摇脑袋。

        起身之后,他也直接走进了浴室。

        自己随便睡了个女人,对方就是完璧,而且对方还有男朋友,这让他十分的诧异。

        见薛槐居然走了进来,温美琴顿时被吓了一跳。

        虽然她并不后悔自己把第一次交给了薛槐,不过让她跟薛槐共浴,一时间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你想干什么?快点给我出去!”

        温美琴急忙说道。

        舔了舔嘴唇,薛槐笑着回答道:“你都是我的女人了,你难道还害羞不成?”

        “既然你已经成为我的女人了,那么我会对你负责的。”薛槐接着说道。

        蹙了蹙眉,温美琴这个时候却说道:“我劝你还是快点离开江南市,秋建明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淡淡一笑,薛槐回答道:“多谢你的担心,不过区区一个秋建明,我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冷哼一声,温美琴却说道:“哼,你知道秋建明是什么人吗?”

        薛槐一脸玩味的问道:“你倒是说说看,他是什么人?”

        温美琴煞有其事的说道:“他可是江南省四大世家之一,秋家的弟子,江南省内,现在除了四大家族另外三家之后,没有人能在秋家那里吃到好果子。”

        薛槐不以为意的回答道:“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出事了,我来对付就是了。”

        旋即,薛槐一脸邪魅的对温美琴说道:“洗澡吧,你擦不到后背吧,我来帮你擦。”

        离开希尔顿大酒店的时候,温美琴换上了新买的衣服,衣服是她让希尔顿客服服务买的。

        她的衣服根本就不能穿了,并且被她丢掉了,在看见那套衣服的时候,她就会情不自禁的响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把昨天晚上的记忆从自己的脑海中移除掉,那是她一身的污点。

        临别的时候,薛槐对温美琴说道:“留个电话吧,以后要是遇到麻烦了,尤其是被秋建明骚扰的话,记得找我,我说过会对你负责,就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温美琴却说道:“昨天早上的事情你忘记了,对于我来说,她只是一个意外。”

        说完这句话后,她便邀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意外?”,薛槐喃喃自语的说道:“真的是意外吗?”

        半个小时后,江南市千豪咖啡厅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