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秘宝之主 > 第三章 板砖
    赵阳朝着客厅里几人客气地点了点头,稍稍掩饰了一下自己背上的粮袋,这便是要往里边房间走去。

    但这才刚走了一步,便被那边一脸凶狠模样的中年男子给叫住:“哎,赵阳,你给我站住!”

    心头闪过一丝无奈,赵阳缓缓站住。

    那钱叔一把便跳过来,拉住他背上的粮袋,拍了拍,眼睛便是一亮,看向旁边的赵母道:“嘿嘿......寻老师,你这刚还说没钱,没钱这哪来的粮食?你这都拖了半个月了,总要给些交代!”

    “钱叔,我这......”赵阳脸色一白,但还没说完,身上的粮袋便被一把夺了过去。

    钱叔打开袋子一看,眼睛一亮,然后看向赵阳,朝着旁边一个刀疤脸的年轻人一挥手。

    那刀疤脸眼中凶光一闪,猛然站起身来,一把抓住赵阳往墙上便是一推。

    “干什么,干什么!”赵阳奋力挣扎,但哪里是刀疤脸的对手。

    旁边刚上高一的弟弟赵光,想要上来帮忙,却被钱叔一把推开,手一抖,手中便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冷冷地看着两母子道:“别给脸不要脸!”

    “砰!”而正在全力挣扎想要反抗的赵阳,已经被刀疤脸一拳砸到脸上,听得脑袋“嗡”的一声响,两眼直冒金星,一屁股便坐倒在地。

    旁边的赵母,一脸的悲色地拉住眼睛泛红,低吼着要扑过去的小儿子,颤声地道:“钱叔,给你们,都给你们,别伤了孩子!”

    东城黑虎帮的名头可不是干假的,就算反抗,那也只是徒费力气而已。更莫说本就借了人家的钱......

    赵阳的面目有些麻木,靠在墙上无力挣扎。

    见得赵阳不再反抗,刀疤脸这才冷哼了一声,伸手将赵阳衣服内袋里剩下的钱掏了出来。

    看着赵阳口袋里被掏出来的几百块钱,赵母苦涩地别过头去。

    “钱叔!”刀疤脸将钱递了过去。

    钱叔得意地接过,数了数,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将钱拿在手里抖了抖,对着赵母道:“寻老师,所谓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行了,这十几斤粮食和零钱,便算是利息了!五百算本金,老子再多给你们一个月时间!”

    “一个月之后,那剩下一千五的本金可是一分钱也不能少,要是再还不上,你们就用这房子抵债!”

    说罢,得意一笑,领着那刀疤脸年轻人扬长而去。

    “小阳,小阳你没事吧!”赵母和赵光两人赶紧扑过来,将正流着鼻血的赵阳从地上扶了起来。

    “妈,没事!”赵阳伸手抹了一把鼻血,伸手扶着墙站起身来,在旁边坐下,摇了摇头。

    看得赵阳鼻子没有再流血了,赵母和赵光稍稍地松了口气。

    “咕噜咕噜!”

    听得旁边弟弟肚子里突然传来的咕噜声,脸色苍白的赵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从口袋里摸出剩下的那两个鸡蛋,递了过去:“小光,拿去和些野菜煮了,做个鸡蛋粥吧!”

    “鸡蛋!”赵光眼睛一亮,伸手便要去拿,但却被赵母一把抢了过去。

    “留着明天去换些粮食吧!”赵母苍老疲惫的脸庞上挤出一丝苦笑,无奈地看着赵光道:“妈妈给你们熬点杂菜粥!”

    “好!”赵光不舍地看了母亲手里的两个鸡蛋一眼,懂事地点了点头,道:“我先去洗菜!”

    赵光走进厨房,熟练地从地上的框里,挑出一些野菜,从水缸里倒了些水,开始洗起菜来。

    “小阳......要不你不要去冒险了!”看了一眼小儿子,又看着大儿子那有些苍白的脸,赵母眼中闪过一丝痛苦,涩声道。

    “妈,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赵阳一边摇头,一边挤出一丝笑容,道:“我明天再想想办法,不行就跟同学借点钱给爸买药!”

    听着儿子的言语,赵母沉默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没有再言语什么,然后走进厨房去;费力地俯身在旁边的米桶里用力地刮了刮,总算从里边刨出了一小撮的玉米碴。

    看着堪堪只盖掉了碗底的玉米碴,赵母沉默地倒进锅里,煮了起来;然后端起赵光剁好的野菜,也倒进锅里,半个小时之后,杂菜粥就煮好了。

    虽然很难吃,满嘴的青草味,但瘦弱的赵光还是用力地往嘴巴里扒着,似乎吃得很香。

    只是隔壁的领居家,好像也在吃晚餐,淡淡的米粥香味隐隐地传来,让赵光手里的筷子稍稍地停了停,但立马又加速扒起粥来。

    勉强填饱肚子,外边的天便渐渐暗了起来,赵光开始利落地洗碗,母亲拿着两个鸡蛋去邻居家换粮食,赵阳便端了一盆热水进里边的房间去,给瘫痪的父亲擦身体。

    “小阳......是爸爸拖累了你们!”常年卧床的父亲,看着儿子,有些苦涩。

    “爸,你说什么呢!”赵阳用热毛巾小心地给父亲擦拭着那干瘦的身躯,一边笑道:“咱们一家能在大灾变中,一起活下来,就是幸运......您别担心,现在政府部门已经在外边发现了很多特殊的药物,不少跟您一样瘫痪的人,用了这些药物之后,都已经重新站起来了!”

    “等儿子毕了业,到时候赚到了钱,就给您买这种药......”

    擦拭的差不多了,赵阳便丢下毛巾,用力地给父亲按摩起腿来:“现在这些药刚出来,还很贵,等一两年之后,肯定也便宜了,您一定能重新站起来的!”

    天很快地便黑了下来,为了节省蜡烛,忙完了事情,家里人便都很早地便躺到了床上。

    只是想起那被抢走的粮食和几百块钱,躺在床上的赵阳双拳便忍不住地握紧起来,爸爸的药已经停了两天了,若是再买不到药,只怕......

    转头看了看窗外,看着远处那在黑暗中,灯光格外璀璨的内城,带着一丝希冀和无奈,不知什么时候,赵阳终于缓缓地沉睡了过去。

    睡着后不久,赵阳迷迷糊糊地便做起梦来,梦里似乎梦到了一块砖头,一块金灿灿的砖头;看着这块砖头,赵阳眼睛一亮,这玩意不会是金的吧......

    毫不犹豫地伸手便朝着这砖头抓了过去。

    但这手刚刚触及那砖头,赵阳脑海中便是猛然一震,整个人似乎一下便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场景中,眼前一副惊人的庞大画面渐渐展开

    一个赤发人身蛇尾的巨大身影,驾驭着两条巨龙,朝着一座高不见顶的巍峨巨峰狠狠地撞了过去。

    “轰!”地一声巨响,那巍峨巨峰垮塌,而那巨大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只见半截山峰铺天盖地地朝着下方崩塌了下来,朝着赵阳狠狠压至。

    看着那笼罩了半个天空朝着自己压来的山头,赵阳惨叫了一声,便猛然惊醒。

    “哥,你没事吧?”

    下铺传来赵光迷迷糊糊的声音。

    “呃......没事,没事,做了个噩梦!”赵阳伸手抹了一把汗,赶紧应道。

    “哦......”听得赵阳的言语,下边的赵光很快便没有了声音,看来是又睡了过去;赵阳看了一眼外边才蒙蒙亮的天,翻了个身,也准备继续睡觉。

    但这一翻身却是碰到了一个硬邦邦硌人的东西。

    “什么东西?”赵阳伸手摸了摸,一把将那玩意给拿了起来,还挺沉!

    “呃?”接着外边的微光,赵阳一眼看去,眼睛瞬间瞪圆,这不是自己刚才梦里梦到了那块金砖么?

    赵阳猛然坐起身来,看着手里的金砖,傻愣了半天,忙不迭地凑到床头的窗户前,借着那一丝淡淡的晨光,仔细看了起来。

    这砖好是金色的不错,但看起来明显不是金属材质,赵阳顺手在这砖上敲了敲,果然发出的那是那种清脆的石头或者砖头的声音。

    赵阳惊疑地在手里打量了一番,这就是砖头模样,可砖头不应该是红色或者青色么?可为什么是金色的?

    这番想着,赵阳便眼睁睁地看着手里的金色砖头瞬间变成了暗红色,实打实地变成了一块红色板砖。

    看着手里砖头的变化,赵阳吓得一惊,手一松,砖头便朝着床下掉了下去。

    赵阳忙不迭地伸手一捞,捞了一个空,伸头朝着床下看去,但却又没听到声响。

    借着窗外的晨光,赵阳伸头将床下看了个遍,却是什么都没发现。

    “咦?”

    赵阳不甘心地爬下床来,将床底甚至整个房间都找了个遍,却怎么都寻不到那砖头的踪迹。

    甚至赵阳还不甘心地将赵光的下铺也翻了个遍。

    “哥,你干嘛?”

    赵光伸手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赵阳,道。

    “呃,没什么!”

    确认赵光床上也没有,赵阳狐疑地爬上床去,又将自己床上翻了一遍,还是没有。

    “难道是做梦?”

    躺回床上,赵阳百思不得其解,这想着想着,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外边天已经是大亮了。

    伸手摸了摸头,想了想那砖头的事,又摸了摸床上,确认自己可能是当时没睡醒做的梦,这便是爬起床来,到卫生间随意洗漱了一把。

    等他出来,厨房里便隐隐地传来了淡淡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