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逍遥游 > 第605章 考察良人?
    李鱼治理基县,颇有网络小说家写小说的特点,一场激烈的大高潮戏之后,总要小桥流水,潺潺一阵再说,如此有张有弛,方为制胜之道。
    基县底子薄,更是经不起一再的折腾,虽说李鱼用了妙计,把战斗范围控制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
    所以,灭了彭峰,生擒永丹,罗克敌下落不明之后,李鱼也开始休养生息,开始种田了。
    原本基县根本就没有行政体系,而是由彭峰和滨海五虎来在各自的势力范围之内制定规则,现在彭峰已死,五虎元气大伤,彻底归附,其中除了陈家,另外四家也在考虑要不要做李鱼的家臣,所以阻力可以说是没有。
    其他那些小豪绅、小地主,眼见彭峰和五虎都翻了车,是断断不敢违抗李鱼的政令的。所以,税收政策先行制定并颁布下去了,而且税收暂时不设专职官员,由铁无环铁旅帅担任,这就有点军政府的意思了,敢抗税的只怕一个也没有。
    但是李鱼在颁布税法的同时,也免除了之前许多的土政策,许多苛捐杂税免除,百姓们的负担并未增加,反而有一定程度的减少,这就得了民心了。
    随即,李鱼又兴畜牧,重农桑,大力发展商贸,鼓励开垦荒地,借两位小公子先后诞生之喜,将已经制定的税收和其他各项政策,一再提供各种优惠,尤其是折梅城外的垦荒和折梅城中的商贸基地的建立,更是有超级优惠,一时间这座以前无人注意的折花山,成了整个基县关注的焦点。
    从折梅山下到滨海镇之间纵向六十多里地,横向一百四十多里地的可耕种面积,你有多大能力圈多少地,由李爵爷保证你的安全,但不许空着,想先圈下来却不有所作为是不行的。
    而优惠条件是十分明显的,五年免租,五至十年间只收两成租子。这样一算,就算十年后爵爷不讲究,把这开垦好的熟地全收回去,那也赚呐,一时间不仅基县百姓开始向这里集中,连岷州其他地方的一些自由民也闻风而动了。
    至于折梅城中的招商,政策同样优惠。所有商铺的所有权归属爵爷,但放出十年的经营权给管理者,管理者又放出了三年的免费使用权,三年后制定租金,而你有权决定续租与否。
    如此一来,许多商贾包括一些本来不在本地落脚的行商也都跑来承租商铺了,反正零租金,无本买卖,哪怕没指望这儿能火的人也决定派几个活计带商品来试试,反正没损失。
    这一块的利,李鱼是打算让利给滨海五虎家族的。大棒已经挥动,也得给点甜头,不然把他们都倒了,难道拔些小民和猎户来做这种事?他们真没这个能力啊,而且坦白讲,穷和品德高尚,并不是画等号的,还是得依赖法律和规矩的明确,不能指着人品经营这里,那太天真了。
    不过,管理者中的主要决策人员,李鱼其实是打算留给第五凌若的。她也不用抛头露面直接干涉管理,只要她能承担起整个商贸区的结算,那么所有的资金流向、度支数量,就一目了然,自然可以四两拨千斤,予以干预。
    折梅城已初建有了轮廓,外城墙内城墙街道等还只是粗坯,比如外城墙还是黄泥混着野草夯实的,所以整个城市的外形有种古朴苍莽的感觉。至于是贴砖还是再加垒一层大石头,那是未来慢慢完善的事儿,此时顾及不上。
    城中道路也是把土平整夯实了的,为了避免雨天泥泞,主要街道都铺了碎石子,山上有石头,但是想铺石板,也得慢慢来。
    李鱼在折梅城中划了四个区域做为增送区域,你能建多大宅子,设计图交给包继业和杨思齐审查,通过了就允许你起宅子盖房,房基地白送给你,这么做是为了尽快让这里人丁兴旺,有了人才有一切啊。
    不过四个区域都不是主要街道和未来的繁华区,那里可是折梅城将来财政收入的一个主要来源。后世饱受房价之苦的李鱼很腹墨地盘算着这一点,不过跟谁都没说。
    为了鼓励畜牧业及其发展,提供幼崽、回收成兽、制皮业,售卖业,这些也都得建起来,不过这些李鱼完全不操心,他都交给老丈人龙老爷子了,龙老爷子从龙家寨带来不少人,就凭这些人,就能建成一条龙的服务产业,赚它个盆满钵满。 
    整个折花山、整个基县、整个岷州,都感觉到了折梅峰上的动静,它的辐射力还将随着时间,影响到更远的地方。
    整个折梅山上下,每个人每天都在忙碌着。
    大马匪头子罗克敌也在忙。
    他背着竹篓儿,手提打狗棍,发系青帕,身穿青衣,腰如约素,娉婷可人的一副小模样儿,正在山间小心地拨动着草皮前行。
    李鱼打算在山阴一面种草药,那也是利润丰厚的一块产业,初期投入小,但一旦形成规模,将来就是无本万利,任它天生地长,采下来就是钱。 不过前期需要勘察一下山阴,看看哪些地方适合种植。
    龙作作主动请缨,负责了这一块。她自己有了身孕,不太可能爬山越岭了,但身边还是有人可用的,做为她的亲信俏婢罗克敌,自然也被派来了。
    草丛一拨,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吐着舌信丝丝地向罗克敌示威,罗克敌匆匆四下一看 没人,立即挥棍一击,那棍力道极猛,速度极快,幻化作一道虚影,一下子将那条蛇拦腰打折。
    罗克敌立即扑上去,举出小瓶子,拔下塞子,把蛇牙按在了瓶口上。
    这是一条五步蛇,毒性甚烈。
    小瓶中已经有了小半瓶毒液,他已经采集了好几条毒蛇的毒液了。
    呵呵,已经十月了,只等今冬,只等那一天,我就把毒下在他们的饭菜里,送他全家归西。等李鱼损兵折将地逃回来,看到那一幕时,那种摧肝裂胆的痛苦,一定会让我很开心,呵呵……
    五天后,罗克敌见四下无人,从瀑布小桥边的一块石头下一摸,马上露出了欢喜的笑容,小瓶子还在。
    他拔下塞子,嗅了一口,正想把塞子塞上,再把瓶子藏回原处,忽然一怔,又嗅了嗅,奇怪,为什么这么臭?当时那毒液可没这种气味啊。
    罗克敌哪知道这种生物毒根本放不住,暴露在空气中几个小时就会失去毒性。犹豫再三,如此重要的计划,显然是不能出差错的,他必须得试试。
    这时候,罗克敌目光一转,看到了旺财。
    旺财,当然是一条狗。不过却不是一只小可爱的狗。它是一只外形如雄狮般的大狗,一只藏獒。当然啦,作为一只未成年的藏獒,它的体形还不算大,但已威风如一只小狮子。
    罗克敌看看藏獒,再看看小瓶子,小心翼翼地摸出了一根绣花针,往小瓶里一探,蘸了点毒液,然后藏好小瓶子,举着绣花针,向旺财走去。
    小半个时辰之后,罗克敌躺在榻上,腿上、臂上,已经裹了好几匹白练布,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龙家寨的奶妈子蒲婆婆关切地说:“哎呀,虽说那小狗跟大家都挺熟了,可畜牲毕竟是畜牲,谁知道它啥时会翻脸?不有句话说么,这人长了个狗脸,说翻脸就翻脸,你招惹它干吗?”
    罗克敌眼泪汪汪地看着好心的蒲奶奶,要不是你这老东西出现的太早,我早一脚踢死了那狗,往瀑布里一抛,谁知道它去了哪里。就因为你的出现,我才只能被它咬啊……
    可怜的罗克敌被迫养伤的时候,李伯皓、李仲轩、堂叔李环还有独孤阀主的独女小月儿,才一起前往折梅城。
    这四人接到消息后先行集结,再赶来岷州,这就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之后的时间,他们没有直接上折梅山,而是由李环和独孤小月建议,先走遍基县,体察民情。有时候要了解一个人,他人的评价才最准确。
    李伯皓和李仲轩当然是不以为然的,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好朋友要做继嗣堂首任宗主?这很好啊,什么能力不能力、人品不人品的,咱的朋友,那还能差得了?
    可李环和独孤小月可不这么想。
    李环将来是要进入新成立的继嗣堂,并听命于宗主的。如果所选非人,那时谁来替他作主?继嗣堂将拥有相当大的自由度,只有如此,皇家才不会在探察世家动向的时候,注意到继嗣堂。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继嗣堂根本不会和关陇集团有什么联系,只会按照事先确立的宗旨,由宗主自行决定该组织的发展,所以一旦选择错误,对他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而独孤小月,也负有一个重要使命。做为独孤阀主的独女,这位小公主实际上并不得宠,从小过得也不舒心。原因很简单,她爹重男轻女的程度严重到了极点。
    独孤阀主身为嫡宗长子继承了阀主之位,可是偏偏生不出儿子,虽然纳了那么多妾,多年来就只生了一个女儿,此后再无所生。郎中都说他是早年去西域历练时迷路于雪山那段时间卧冰饮雪伤了肾水。
    急怒之下,独孤阀主对这个女儿是越看越不顺眼,总觉得是她的出生,坏了自家的风水。从小非打即骂,对她无数冷眼,这位本来拥有小公主一般崇高地位的姑娘,被如此严厉的父亲管制得十分可怜。
    可惜,请了无数名医,吃了不知多少药,独孤阀主不但没再生出儿子,身体反而吃坏了,更加的没有再生子嗣的可能。那么,等他年事再高些,家族权利就得逐步移交给二弟那一房。
    可他和二弟关系又一向不好,而且二弟的心胸并不宽广,权力一旦移交,他这一房的下场可以预料。可这是整个家族的规矩,那么多房子弟看着,他不可能拖延不交。
    所以,命女儿来考察李鱼之前,独孤阀主把小月唤到书房,做了一番交代:“你去,好好考察考察那个李鱼,如果此人确有才干本领,能为继嗣堂主,你就做他的女人。”
    “父亲!”
    “你这是什么表情?哭丧个脸,让老子一看就从心眼里厌恶,你老子我还没死呢,摆这副臭脸子做什么!记住我的话,这是你为我家能做的唯一一件事,老子不能白养你这么多年,滚出去!”
    “爹是要靠那个男人来让二叔家有所忌惮么?”从小沉默寡言的小月儿,其实心思比谁都灵巧,想到自己堂堂独孤阀的长房长女,生存的唯一作用居然只是用来和亲,小月儿心中也是惨然。
    但父命她不敢不从,既然来了,对这个男人,她当然也是抱着鸡蛋里挑骨头的念头,一定要好好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