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03章 一级战备
    张威把李战交给四团干部股,就甩手走人了。

    因为是重要飞行日,团部只有一位副政委在家。副政委正在忙着准备今天机关的工作为前方的训练提供保障,于是挥手让干部股长带李战办手续。

    组织关系、人事关系、伙食关系,等等一串手续走下来之后,干部股长让李战自己拿着条子去后勤处领取单身公寓钥匙,然后有个下士开着通勤车把李战送到了距离飞行区两公里的生活区,送到了公寓楼下。

    李战的心情越来越不好,看着眼前这栋破旧的满满时代气息的二层公寓楼,心里把二师的领导们都骂了一个遍。

    老子不是你们挖过来的尖子吗?

    就这么对老子?

    从头到尾,向师政委报到之后,就只有一位正连级干部股股长带着办手续。那个团副政委甚至正眼瞧他一下都没有。本来因为要飞的是歼-7而满肚子怨气的李战,这会儿已经是被气得脸色铁青了。

    他真的后悔到广空了,如果留在北空,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待遇。大不了争取每年回家探亲一次。

    想象中的师首长团首长热烈欢迎给予鼓励并且能够驾驶SU-27搏击长空的场景,根本没有发生。

    用力推开二零叁的门,李战的怨气好歹下去了一些。

    这单身公寓楼看着很破旧,实则是经过了现代化改装的,很整洁的套间,独立卧室独立卫生间带一个客厅兼书房。他只是副连级干部,这个住宿标准,的确是让李战意外的。

    既来之则安之,从战术角度讲,他还是新兵,但是从军龄这个层面看,他已经是服役五年的老兵,是有觉悟的,懂得无条件服从的根本原则。李战不去想那些杂七杂八的了,放下背囊行李袋,就开始收拾起来。

    不远处,三架歼-7接连起飞,间隔时间很短。爬升,编队,随即掉转方向朝西南疾驰而去。

    与此同时,指挥塔台里忙成一片。

    “师长上去了?”师政委齐宏急匆匆赶来。

    “政委!上去了。空指的命令,二号空域发现不明空情,他带四团两架上去了。”四团副团长于成林连忙报告,把飞行日志递给齐宏,齐宏在上面签字。按照规定,塔台所有值班人员都要在飞行日志上签字。

    这个时候是副师长在指挥位置上,于成林充当助手的角色。

    大批转场训练。属于日常训练中的最高等级,是要拉一级战备的。这也是李战看到机关干部都走路带风整个机关大楼临战气氛浓厚的原因。

    其实李战错怪了二师的领导。按照规定,保障此类训练,本场的指挥员必须要有两到三人在指挥位置。

    四团六批十二架歼-7转场粤东,六团六批十二架SU-27从桂北转场本场,都要在今天完成。这么大规模的训练,是惊动所有指挥机构的,包括军区空军司令部、军指挥所。

    光是备降场的准备就做了一周的准备工作。

    因此,今天一大早,二师师长和副师长两位负责作训的师首长就到了塔台做准备。齐宏本来是坐镇师机关,结果空指通报西南方向发现不明空情。师长亲自驾机出动,那么塔台就必须要有一位主官坐镇,于是他连忙赶过来补位。

    齐宏自然是知道各种预案的。

    四团的团长、政委、副团长,全部带队参加转场训练,只留下一个副团长在塔台协助指挥。关键在于,四团所有的飞行员都担负了训练任务,而且此时正在转场的过程中。

    再有空情怎么办?

    按照规定,至少要有两架值班战机。然而,现在的情况很尴尬。恰逢老飞转业退役的时节,战机有,飞行员不够用了!不是没人,而是没有符合条件的飞行员。新到的几位飞行员必须要接受三个月的训练才能单独驾机执行任务。

    西县机场位于祖国大陆边陲,一脚油门就能到南海,和东南沿海一样,是正儿八经的最前线,空情是比较多的。

    于成林说,“政委,副师长,我上吧。”

    齐宏摇头,道,“就你一个也不够。”

    “空指通报的情况有些严重,二号空域发现的不明空情有两批,另一批在领空线徘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闯进来。”于成林眉头紧锁道。

    大批转场训练很重要,应对不明空情更重要。关键在于,齐宏短时间内无法抽出力量来。六团的SU-27降落本场之后必须要经过检查保障才能再次起飞,一来二去黄瓜菜都凉了。而且,一旦这么做,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的大批转场训练就会泡汤,损失是以百万元为单位计算的。

    “那个谁,是叫李战吧?他在哪?”齐宏忽然回头问张威,张威是司令部安排给齐宏的参谋。

    张威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有些懵,“他,我把他交给四团了。”

    “让他上!”齐宏当机立断,“让他上!”指了指于成林,“于副团长,你去,李战当你的僚机!”

    “是!”于成林敬礼,急匆匆的就去了。他可不知道李战是谁,但现在只要有能够值班的人就行。

    不用说,张威连忙给四团打电话,让四团赶紧的通知李战做准备。

    这会儿,副师长忙里偷闲回头问道,“政委,那是个新人,能行吗?”

    “矮个子里挑个,还不一定要上去。”齐宏心里也没有多少信心。

    那一边,憋着气的李战正在忙活着整理内务,一边想着这个周末是不是请个假回家看看,然后心情就好多了。好歹就在家门口,能经常回家看看的喜悦冲淡了一些怨气。

    “李战!快跟我走!”跑过来个参谋,用力拍着门,大声说道,“战备值班,快!”

    正在叠被子的李战扔下手里的活,就像是触电了一样,拔腿就跟着参谋往外跑。楼下已经有勇士车等着,两人跳上车,驾驶员就一脚油门到底,向飞行区疾驰而去。

    疾驰的勇士车上,李战才回过神来问那参谋,“师兄,什么情况?”

    “今天搞大批转场训练,十二批二十四架,年底最重要的训练。偏偏出现了不少不明空情,应该是人手不够了。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团司令处参谋只负责传令,对具体情况掌握不足。

    李战暗自乍舌。

    他倒抽一口凉气,眼里都是羡慕之色。二十四架战机,建制团规模了。单纯的看数量,显然没能带来视觉上的冲击。但是,如果换成人民币,那冲击力就震撼了——二十四架战斗机价值保守估计高达伍拾亿人民币!

    伍拾亿人民币在天上飞,可以想象这是多大规模的训练。

    要知道,保障此类大批转场需要有军委的批准总部通过预案,并且从上到下由空军司令部指导、军指挥所具体指挥,需要所有的指挥机构、四个以上备降场以及所属地区军事气象单位、雷达预警部队等等数十个单位提供保障。

    李战倒抽着凉气,心里的怨气消散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求战心切。

    一直到了飞行简报室,李战的脑子还没有回过神来,思维很清晰,但是对下一步动作是充满困惑的。这是战斗员的基本素质,他已经养成了条件反射。在训练基地的时候,类似的紧急战备不知道搞过多少次。所以当他听到“战备值班”这几个字,第一反应就拔腿就跑,先到飞行简报室再说。

    于成林已经在飞行简报室里做准备,当李战看到里面只有一位中校再无他人,更觉得奇怪了。

    “报告!四团三大队七中队李战报到!”李战立正敬礼。

    于成林一边着飞行服,腾出手指了指衣柜,“来不及了,你用三十七号柜里的装备,动作快点。”

    又是三十七号!

    “是!”

    李战二话不说,连忙过去,干脆利落地换装。蓝色飞行服,飞行战靴,头盔,白色“劳保手套”。着装完毕,他从上到下检查了一边,确认没有问题。衣服很合身,可见上一任主人到身材和李战的差不多。他坐到了黑板前面,腰板挺得直直的。

    于成林走过来,拿起粉笔在黑板的地图上面画了一个圈,“时间紧迫,注意听。这里,二号空域,发现不明空情,师长带了两架已经上去。现在是我和你值班,命令到,要立即起飞前往二号空域。你是我的僚机。听说你在训练基地执行过类似的任务,飞的也是小七,有问题吗?”

    李战回答:“报告首长!没问题!”

    “好。”于成林这个时候才自我介绍,“我叫于成林,四团副团长,呼号洞三三。你接洞三拐这个呼号。”

    “明白,您是洞三三,我呼号洞三拐!”李战重复了一遍。

    于成林微微点头,正要说什么,飞奔过来一位参谋,大喊:“塔台下命令了!”

    “走!”

    于成林抓起头盔往外跑,李战紧随其后。

    两架值班的歼-7已经准备妥当,发动机发动状态,就停在值班位置。李战接过机务递过来的文件夹,刷刷的签上名字,随即踩着登机梯跳进了座舱,看到地勤打出确认的手势,他启动了发动机,开始检查仪表。

    歼-7是二代机,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期服役,到现在已经生产了一千六百多架,是名副其实的一代名机。让李战松口气的是,他的座机和在训练基地飞的是一个型号——都是E型。歼-7的改型非常多,有些机型技术上有十几二十年多差距是很常见的。起码现在给李战一架G型,他就玩不转,必须要经过专门的训练。

    其实他多虑了。

    首长们如果不掌握他的详细情况,是不可能敢把他拉上阵的。正因为他在训练基地飞的是E型,和值班战机是同一个型号,齐宏才敢让他上,否则谁也不敢冒这个险。

    一切准备就绪。

    李战与塔台联络:“塔台,洞三拐准备就绪,请求滑入起飞位置,完毕。”

    他话音刚落,于成林的声音也在频道里响起,“塔台,洞三三准备就绪,完毕。”

    负责指挥应对空情战机的齐宏道,“洞三三,你们可以滑入,完毕。”

    李战在于成林的右后侧,跟着滑入起飞位置。显然,他们要采取双机编队起飞的方式。

    “洞三三,可以起飞,完毕。”塔台传来指令。

    两人同时打开加力,放挡板,松刹车。两架歼-7开始滑跑,速度越来越快,WP-13F涡喷发动机怒吼着,五百米之后,同时拉起,大仰角起飞,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高度,缩短起飞时间。但是这种紧急起飞方式技巧掌握不好会有失去升力的风险。

    干脆利落的双机编队起飞。

    齐宏忍不住叫好,“漂亮!”

    副师长笑道,“这个新同志技术不错。”

    技术如何,一个起降就能看出来。

    “我和北空训练基地的领导谈过,这个兵有飞行天赋,是第一个放单飞的,并且是他们那一届学员里唯一有资格驾机执行任务的。去年大编队出北海搞远程奔袭演练,他所在的掩护编队表现出色,能跟上老鸟的节奏。”齐宏笑着介绍了几句。

    李战并不知道,包括他在内,二师的新飞行员里还有两名是挖过来的,另二人是齐宏从娘家海航九师生生扣过来的两名刚刚完成新训飞行的飞行员。海军航空兵自己的飞行院校还在起步阶段,这么些年来都是空军在为海航供血,极少有从海航把人往回调的。可见齐宏此人很有魄力。

    因此,齐宏对李战是很重视的。并不是李战认为的那样,二师的首长们对他这个外来户不怎么关心。

    副师长年纪比齐宏大十来岁,是个有近四千飞行小时的老飞了。已经有了白头发的他再有两年就到服役期限。人到了这个时候,很多事情都看得很开,心态更是平和了许多。

    他笑道,“听说他如果留在北空,明年就能飞歼十。到了咱们二师,只能飞歼七,心里八成是有怨气的。”

    齐宏倒是不觉有什么问题,说,“多少人盼着改装新机型,不是他一个人心里有怨气。有怨气怎么了,有本事把老机型飞出新战斗力来。”

    “呵呵。”副师长笑着不再往下接话。新政委有魄力有干劲,到位后频繁插手军事方面的工作,是给人对政治委员有了一个全新认识的。

    还没到巡航高度,于成林就打开了加力,把歼-7E飙过了音速。李战没有落后多少,和于成林保持着编队以超过音速的速度狂飙向二号空域。

    “洞三三,调整频率三两八点五,联系南指,接受它的指挥,祝顺利,完毕。”齐宏手里一直拿着送话器,他给洞三三编队下达了最后一道指令。

    副师长那边在时刻关注着要降落本场的SU-27机群的情况,他依然负责指挥转场训练。

    “明白,调整频率三两八点五,完毕。”于成林结束了和塔台的联络,把通信频率调整到位,呼叫南指,“南指,洞三三报告,接受你的指挥。”

    很快,南指回复,“洞三三,调整航向二百四,尽快查明空情。”

    “明白!调整航向两百四!”于成林确认了指令。

    方才塔台已经通报了空情,不明飞行器一批一架。这已经是第二批空情了。实际上于成林也好,在塔台指挥的齐宏或者副师长等人,都能猜到今天为什么会出现空情——跑不了境外某国的侦察机,就是奔二师的大批转场训练来的。

    只不过这一次来了两批次,出乎意料,而二师的战备值班没有考虑到第二批次空情,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