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04章 突发险情
    “我看到目标了,十一点位置。”

    频道里响起菜鸟的声音,于成林扭头看过去,一个黑色小点点正在十一点位置向东飞。他侧了侧机身,往下看了眼,是一片深蓝的海。凭借经验,于成林断定不明飞行器是在领空线之外徘徊。

    “我切上去!你掩护!”于成林下达指令。

    李战正要加大油门杀过去,闻言及时刹住了动作,“明白!”

    于成林向南指报告:“指挥所,洞三三发现目标,完毕!”

    “依法进行驱逐,完毕。”南指答复。

    “明白!”

    歼-7E装备了多普勒火控雷达,距离三十公里,完全是能够发现目标的。但是有严格的要求,谨慎使用火控雷达。现如今,歼-7机队依然停留在地面通报目标信息,飞行员主要依靠目视发现目标,由地面雷达站提供指引进行作战的模式。

    僚机就要有僚机的觉悟,李战在于成林的侧后上方跟进,按照惯例占据高度掩护长机的行动。

    于成林推油门杆的时候,机身忽然抖动了一下,继而动力表指针在缓慢回落。不是空中停车,但是他能够感觉得到动力在衰减,因此不是仪表出问题。

    “洞三三报告,我发动机故障了。”于成林很果断,马上向南指报告。

    南指同样很果断,“洞三三,马上返航,及时通报情况。”

    “明白!”于成林很冷静,他对歼-7比对他女朋友还要熟悉,尽管暂时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但根据战机的状态判断,他有把握飞回去。

    李战在通讯频道里听到对话,他马上说道,“洞三三,我掩护你返航!”

    此时,南指却是命令,“洞三拐,你继续执行任务,驱逐不明飞行器!”

    “洞三拐明白!”李战浑身一个激灵,精神百倍。

    于成林担心地说道,“洞三拐,小心点,对方是个老手。”

    “明白,请放心!”李战猛推油门杆,WP-13P迸发出强大的推力,座机呼啸着直奔那架在领空线附近悠哉悠哉游弋着的不明飞行器。

    李战顾不上关注于成林的情况,全身心投入到驱逐不明飞行器的行动中。

    歼-7的高速性能非常优异,而且机动灵活,设计之初就是为了格斗而生。李战所在的训练基地曾经有一位教员使用歼-7将SU-27拖入近距格斗,用机炮“干掉”了对方。

    可是,当李战看清楚目标的时候,他希望自己开的是一架飞豹,或者是其他低空低速性能好一些的战机。因为目标是一架EP-3侦察机,那是一种使用螺旋桨发动机的基于巡逻机改装而来的固定翼电子侦察机。

    他慢不下来就没有办法利用占据对方航线航向的方式驱逐目标。

    显然,李战既然得到广空领导的垂青,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确切地说,他是他们这一批学员里开始形成了个性飞行风格的唯一学员。而通常形成自己飞行风格的飞行员,都有一个共同点——飞行小时较之其他人要多得多。

    是的,张威说得没错,分到四团的好处是不用进行改装训练——飞的都是歼-7,而且是批次更新一些的歼-7E,李战得心应手。

    李战侧头去看,不明飞行器的尾翼上刷着PR-41字样,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标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这架飞机威胁到了我领空航行安全,因此必须要按照程序进行警告驱离。

    他用世界通用语言英语进行喊话:“PR-41,这里是中国空军,你即将进入我领空线,请立即离开!重复,PR-41,这里是中国空军,你即将进入我领空线,请立即离开!”

    洞三拐号战机从EP-3航线前方切过,速度并没有放慢,很快就远去变成一个黑点。看着就像是收油不及时没刹住车飞过头了。

    EP-3的机长鼹鼠是老资格飞行员了,他对这片空域和海域十分的熟悉,中气象条件甚至对每一次都会及时出现的中国空军战机和飞行员,都很熟悉。

    “037?这家伙今天怎么了?”鼹鼠很诧异,他对编号为037的飞行员是很熟悉的,老对手了,知道037是个难缠的家伙。可今天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他的水平。

    至于歼-7,鼹鼠知道,基于老式米格-21研制出来的三角翼气动布局战机灵活有余但低空低速对这种战机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恰恰低空低速是EP-3最擅长的。

    鼹鼠一直都很淡定,只要是到这边执行任务,只要不遇上那些难缠的能够做普加乔夫眼镜蛇机动的侧卫。

    副驾驶米老鼠皱着眉头说,“长官,不对劲,037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但凡稍有经验的飞行员都不会出现“开过头”这种低级失误。

    鼹鼠显然也想到了,说,“或者他有新的计划?好人查理,告诉我雪莉的分析结果。”

    “雪莉”是代号,一种高清的能够自动采集声音进而进行识别处理标出特征点的精密仪器,与无线电拦截系统配合使用。不但可以对人的声音进行识别处理并且标注,甚至可以记录武器发射的声音特征,以此作为分析的依据。

    简而言之,能够通过无线电里的声音记住一个人,并且根据个人的飞行风格来分析飞行员的性格,是非常强悍的针对性极强的电侦设备。

    负责指挥侦察的好人查理很快回复:“很遗憾,037也许换主人了,声音的吻合率低于百分之三十。”

    “是个新手!”鼹鼠眉头一挑,呵呵笑了起来。

    米老鼠松了口气,指着歼-7E消失的方向,讥笑道,“他大概找不到飞回来的路了吧?或者干脆失去了目标?”

    与此同时,地面雷达站也监测到了037的异样,情况反馈到南指,南指询问:“洞三拐,你是否已经错过目标?完毕。”

    指挥员的话音刚落,就从显示屏里看到037来了一个大角度转弯,机头指向目标。随即,李战回答:“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完毕。”

    南指坐镇指挥的正副指挥员闻言都嘴角微抽,相互对视着——这不是037的风格。由于时间紧,李战又是顶替上去的,南指因此以为飞037的还是原来的飞行员。

    李战再一次喊话:“PR-41,你即将进入我领空线,请立即离开!这是第一次警告!重复,PR-41,你即将进入我领空线,请立即离开!这是第一次警告!”

    鼹鼠和米老鼠对视一眼,道,“让我们给这小鸟一点颜色看看。”

    “乐意效劳。”米老鼠摊了摊手,信心满满。

    歼-7E再一次从EP-3的航线前方切过,这一次,鼹鼠注意到距离更近了,他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歼-7E机身上的铆钉。

    “我要下降高度了。”鼹鼠在通讯频道里说道,提醒操作舱里的其他人注意坐稳。

    下降高度减缓速度是此类螺旋桨飞机对付喷气式战机的不二之选,常常使得那些只能高速飞行的中国战机束手无策。

    李战第二次从EP-3航线前方切过的速度依然保持着之前的高速,这样的操作有别于其他飞行员遇到此类空情时的选择。南指也搞不清楚李战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能单纯的认为这位飞行员也许技术层面有些欠缺。

    “二师怎么搞的,派了个新手上去。”南指的某位指挥员接过参谋递过来的答复电文,上面把情况汇报得很清楚了,“你看看,刚下部队的新飞。”

    另一位指挥员扫了一眼,神情凝重地问道,“张师长那边情况怎么样?”

    有人回答,“张师长编队返航了,他们的油料已经不多。”

    “发动机故障那架飞机怎么样?”指挥员又问。

    “恢复正常了,飞行员怀疑是油路出问题,正在返场。”又有另外的参谋回答。

    指挥员皱眉,“也就是说咱们就一架飞机在天上,还是个新手。”

    “是的,首长。”

    这可真的是被人踩在了穴位上。该地区几乎一半的战机参加了大批转场训练,值班战机按照往常一样保持着足够的数量,可就是想不到会有两批空情。同一个空域同时出现两批空情是罕见的,至少过去三年里没有发生过。

    指挥员果断决定,“请示总部,命令尚未起飞的转场战机改为值班,随时准备起飞!”

    “是!”

    桂北场站两架还没起飞的SU-27接到了紧急命令,取消转场训练,进入战斗值班状态,等候命令,塔台也因此把蓝旗换成了红旗。地勤人员以最快的速度按照标准流程对战机进行状态转换,包括挂载两枚格斗导弹、两枚中距空空导弹,是实弹!

    却说二号空域,李战再一次掉头飞向EP-3。在南指看来,他的拦截动作简直不忍直视。一般来说,空中拦截驱逐常用的是利用己方的航线挤压对方的航线,迫使对方飞离我空域。放慢速度压住EP-3的航线,挡住它的航向,这才是正确的处置方法。

    可李战的动作恰恰相反,就像是个机动车驾驶人学员一样,完全掌握不了油门的火候,一下就过头了。

    “PR-41,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必须立即离开!重复,PR-41,最后警告,你必须立即离开!”

    教科书式的英语口语喊话声再一次在国际通用通讯频道里响起,字正腔圆的语音让鼹鼠想起了该国国防部的新闻发言人。他嘴角微微扬了扬,并不当回事,完成了下降高度和减缓速度之后,依然的在领空线外侧慢悠悠的飞行。

    米老鼠说,“他应该发出第二次警告,然后才是最后警告。”

    “这家伙是新手。”鼹鼠做出这样的判断。

    耸了耸肩,米老鼠下意识地扭头看出去,右翼方向,歼-7E再一次飞了过来,速度好像越来越快。

    “真是个傻乎乎的家伙。”米老鼠笑着说。

    鼹鼠说道,“十分钟后我们离开。”

    尽管遇着个菜鸟,但鼹鼠还是不敢冒险深入了。也许要不了多久,那些烦人的侧卫就会过来。那可不是好对付的。

    李战打开了加力,把油门推杆调整大最大油门的位置。WP-13P喷气式发动机爆发出强烈的轰鸣声,推动着战机加速飞行,喷口喷出橘黄色的火焰,歼-7E良好的加速性能体现了出来。

    很快,速度超过了音速,瞬间突破音速形成的圆锥形音障产生,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类似于爆炸的巨响传出!

    一道影子从头顶快速掠过,EP-3浑身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