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05章 是音障!智障!
    “f.k,发生了什么?”韦恩一惊,紧紧握着操纵杆。机身摇摆得很厉害,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操作舱里的十几名技术人员有些直接被晃倒。

    吉米好一阵子才从巨大的爆炸声回过神来,吃惊地看着右侧开裂的玻璃窗,结结巴巴地说,“他,他,他开火了!”

    韦恩到底是老手了,他看到那架歼-7E在机首方向突然的减速,襟翼角度放到了最大,随即一个极小半径转弯,机头掉转了过来,直直的对着他。这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哪里像新手!

    “f.k,是音障!他利用了突破音障产生的空气波动!”韦恩马上明白过来,随即后背冷汗就冒了出来。

    也就是说,方才那一瞬间,那架歼-7E极有可能是贴着EP-3上方以超过音速的速度飞过去的!EP-3受到如此剧烈的晃动,说明距离非常近!最让韦恩诧异的是,那架歼-7E的飞行姿态居然没有多大的变化,依然的保持稳定,说明飞行员对战机的非常了解操控极其熟悉!

    这分明是老手啊!

    “他又过来了!”吉米瞳孔放大,看见正前面的歼-7E在速度很快的变大,这说明对方一直在加速,“他要再来一次!”

    “疯子!”韦恩发现飞机的操作变得困难,可是启动了自动检查程序之后,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他不敢再冒险,连忙说道,“查理,我们得返航了。”

    “好的好的,见鬼,我的脑袋,让我们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查理似乎磕到了脑袋,咒骂着。

    韦恩果断的调转机头加快速度朝外逃窜。

    李战见状,果断地关掉了加力,把速度尽可能的降下来,开始绕着EP-3飞行。看着像是在护着它走,实则是在押送。他选择的路线很有讲究,只要EP-3有反悔动作,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挡在它的任一方向。

    此时韦恩才恍然大悟,对方并不是掌握不了低速飞行的技巧,而是之前根本就是故意维持高速,保证了动力的充沛,为的就是后面使用音爆进行警告做准备。

    “查理,把他记住,这家伙是个强劲的对手。”韦恩提醒查理。

    查理道,“我会记住他的,备注为疯狗如何?”

    “嗯,是的,是疯狗。”韦恩觉得这个代号太贴切了。

    韦恩能够想象得到需要什么样的胆魄和心理素质才能做到这一点。最关键的在于,音爆点的选择要恰好的在经过EP-3的时候。这要求飞行员对战机加速到突破音障这个过程有百分之百的掌握,时间、距离的选择要精确到零点零级别秒速!同时对战机有完全的掌控状态,如果控制不好擦身而过的距离,就一定是同归于尽的结果!

    这一系列的动作拆开来,能完成其中任何一种已经是优秀,可以想象遇到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一直“礼送”EP-3三十多公里,李战低头看了眼仪表,才向南指报告:“指挥所,我是洞三拐,目标往东飞了,你应该能看到他。”

    “洞三拐,返航。”指挥所干脆利落地下达了指令。

    “明白。”

    李战掉转方向,并且把航速航向高度向南指作了汇报,南指确认了这些信息,于是他便可以放心的往西县机场飞。飞机在海空没有任何参照物,所有的信息只能依靠仪表来获得。而仪表是有出现问题的可能性的,因此必须要把新的航向等信息向地面指挥所汇报,地面指挥所综合地面雷达站监测到的位置信息,确认飞机动态,如果航向有偏移,那么就会提醒飞行员调整到正确位置。

    037号歼7-E返航。

    编号为“PR-41”的EP-3电子侦察机在韦恩的操作下,从XX海峡进入西太平洋,随即调整航向往基地飞去。在返航路上,关于中国空军037号战机更换了新主人的情况,包括“疯狗”这个绰号,所有的信息通过数据链传输到了信息处理中心进行了实时的更新。

    037号歼-7E轻巧地落地。这种三角翼轻型战机的降落滑行距离相当长,至少滑行了八百米才摇摇晃晃的停了下来。

    李战踩着登机梯下来的时候,远远的看见维修机库那边,于成林的座机正在接受检查。他不由松了口气。下部队的第一天就遇上这一连串的事情,长机还出现发动机故障。绝对是惊险的一天了。

    “李战,政委要见你,跟我走!”风驰电掣开过来一台敞篷的勇士通勤车,车没停稳,坐在副驾驶上的张威就喊道。

    李战不敢怠慢,和机务交接了战机,提着飞行头盔跑过去跳上车。士官驾驶员一脚油门到底,勇士通勤车咆哮着往塔台的方向疾驰而去。

    此时,两架SU-27战斗机出现在着陆航线上,很快的下降高度,机头微微昂起,主起落架着地,尾椎释放出减速伞,滑行一段前起落架着地,速度很快慢下来,最后离开了跑道进入滑行道。第二架紧接着降落……

    六团第一大队第一中队长张雪阳编队转场至西县场站。

    大批转场训练最关键的时候到了。

    李战来到塔台,齐宏刚刚收到南指的空情处置反馈,看了一眼,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随即,南指的值班首长打来电话,对齐宏说了一句,齐宏只回答了一个“是”。

    “李战。”

    “到!”李战立正。

    齐宏把指挥位置交给副指挥员,走到一边的休息室里去,招呼李战进来。休息室不大,但是摆了两张行军床,然后有长长的三人沙发两张,双人沙发三张,以及几张这些的靠背椅。

    打量着李战,齐宏说,“坐。”

    “是!”

    李战走过去在齐宏对面坐下,飞行头盔放在右大腿上,腰板挺得直直的目不斜视。你看不出他的内心有什么波动,因为事实上他内心毫无波动。这不像是新同志,至少齐宏是没见过刚刚执行完不明空情处置任务还能够如此淡定的新飞行员。

    还有一个原因——齐宏不淡定,他的内心是激动的,不是因为成功处置了不明空情,而是因为于成林座机的空中故障。检测结果还没出来,但只有塔台的人知道,稍有不慎就是机毁人亡。好在南指以及上级领导机关被不明空情吸引住了注意力,这样才显得于成林座机的空中故障不那么显眼。

    临近春节,出这么一档子事,年度军事训练先进师怕是要凉了。

    “三维雷达探测到,你和目标飞机出现了三次信号重叠,是怎么回事?”齐宏单刀直入问道。

    塔台也好南指也罢,他们是看不到任务空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只能通过雷达探测进行判断。

    李战回答:“报告政委,我按照处置流程进行了逼近警告、占领目标机航线等手段进行拦截驱逐。”

    齐宏看见李战没有往下说的意思,脸色冷下来,“三维坐标雷达的数据马上出来。你已经说完了是吗?”

    “报告政委,我在组织语言。”李战想了想,说道,“最后一次逼近警告,我开了加力,超音速从目标机上方通过,以此警告对方离开我领空。”

    齐宏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然而,稍稍停顿了一下,李战继续说道,“我算准了距离和突破音障的时间,把音爆产生的位置控制在目标机上方……”

    “你说什么?”齐宏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瞪着眼。

    李战深深呼吸了一口,“我利用了音爆警告了目标机,从目标机上方飞过的时候,我机与目标机的距离大概在两米。”

    “两米?”齐宏倒抽了一口凉气,被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是的,也许因此出现了信号重叠。”李战低了低下巴。

    就那么盯着李战看,看了不知道有多久,直到参谋敲门走进来,把记录着整个过程数据的打印纸递过来,齐宏才回过神来。他低头看着数据,一口一口凉气地抽着。雷达数据显示,李战的座机当时距离目标机的距离是1.3米。也就是说,基本上是擦着飞了过去。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李战说当时音爆是在目标机上方出现的。

    缓缓抬起头来,齐宏严肃地问道,“李战,音爆产生的位置,是在目标机上方,确定吗?”

    李战皱眉沉思了一阵子,随即挺着胸脯,很自信地说道,“报告政委,是的!我确定!”

    “没你事了,你回去吧。”齐宏摆了摆手。

    李战起立敬礼,转身离开。

    看着李战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那里,齐宏苦笑连连,喃喃自语,“刘疯子啊刘疯子,这就是你带的兵啊!”

    身边的参谋一头雾水,但是他看过雷达数据,隐隐约约感觉到,二师似乎从北边挖来了一个高手,可那高手是新兵蛋子!

    离开了塔台,李战站在通勤车边上,抬头望天,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空气非常的清新。他嘴角慢慢扬起微笑,用力地挥了挥拳头。

    交装备,换装,回到宿舍,李战精神抖擞,拿起固定电话拨出去一个号码,“师父,我是李战。我到二师了,刚刚战备值班回来,处置了不明空情……”

    电话那头是个洪亮而拥有强大自信的声音,“好小子!下部队直接上战备,你是第一人。好好干,别给老子丢脸!”

    “是!”

    李战正要问点事情,电话那头说,“我这边忙着,就这样!”

    忙音响起,

    李战发着愣。

    他的师父就是他在训练基地学习时的教员刘国坚,人们口中的刘疯子,在他毕业前三个月调走,可是谁也不知道他调去了哪里。从那个时候起连通个电话的机会都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