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07章 二师的名人
    确切地说,西县机场只是地方老百姓对这里的称呼,在内部,这里叫西县场站,副师级的,级别很高,因此坊间有传闻说这里是全国第二大空军机场。当年对越反击这里是前线机场,于是级别和规格就这么延续了下来。

    说到底是因为二师的师部在这里。

    李战很快熟悉了情况,这里和飞训基地相比,临战的氛围更浓厚了一些,飞行任务更繁重了一些。他很快了解到,除了正常的训练,二师竟然是南部战备值班的头号主力师。

    别人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可是太清楚了。于是也就明白了为什么团里会有那么多单身干部!连于成林副团长都还没有婚娶,他都三十五岁了。

    “没时间啊,我已经两年没休假了。”聂剑锋苦笑着对李战说。

    此时是晚饭后的时间,在飞行员餐厅边上是军官活动中心。吃了晚饭后飞行员们可以在这里娱乐娱乐,打打牌看看电视或者喝点茶聊聊天交流交流训练心得。当然还有卡拉OK房,节假日可以在组织的情况下进行飙歌。基本上该有的娱乐休闲设施都有,并且有健身房。

    这会儿,李战和聂剑锋就在茶室里一边看新闻一边喝点茶聊聊天。

    李战笑了笑,说,“好在我家就在西县,周六日我就可以回去。”

    “你是本地人?”聂剑锋惊呆了,“你小子太幸运了。”

    李战说,“这是到二师来的唯一好处了吧。如果留在北区那边,我应该可以很快飞歼十。”

    看见李战落寞的样子,聂剑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有得必有失。再说,咱们很快会改装歼十一,全新国产的,可不是六团那些老家伙什可以比的。”

    李战摇着头说,“说实话,我对苏霍伊的战机不太感冒,就喜欢歼十。当年报名招飞,就是冲着歼十去的。我尤其喜欢它的非官方绰号,非常对我胃口!”

    “非官方绰号?不就是猛龙吗,网上都传开了。”聂剑锋笑着说,“现在咱们战机的外号反倒是靠网民来取了。”

    “不是。”李战说,“非官方绰号叫恶棍,恶棍的恶,恶棍的棍。”

    聂剑锋一愣,想起歼-10战斗机进气口和机身之间的几根“棍子”,随即哈哈大笑,“恶棍,这个名字……好!贴切!”

    他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恶棍毕竟是中型战斗机,歼十一可是重型制空战机,完全是两个档次的。我军同时装备歼十和歼十一,就是出于高低档搭配使用的考虑。”

    李战说,“是的。歼十的发展方向是朝着多用途战斗机走,兼顾对地打击,歼十一说到底还是主要担负夺取制空权的任务。我还是喜欢恶棍,呵呵。”

    “你小子。”聂剑锋无奈,摇摇头,“李战,你用不着失落。改装了三代机的部队就那么几支,咱们二师就是其中之一。还有很多部队用的是二代机。你就说歼七吧,咱们四团用的还是E型,能夜航能打霹雳弹的,这是批量装备部队的最新型号了。其他部队用的都还是十几年前的版本,西部地区那边还有一堆白天格斗型。”

    李战笑着慢慢的抽烟。

    聂剑锋忽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我忘了,你进了空军人才库,飞歼七大材小用了。”

    “中队长,你误会了。”李战连忙摆手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们这一批学员,有半数都能很快飞上三代机。”

    摊了摊手,聂剑锋笑道,“所以说,你放宽心。飞三代机是早晚的事,而且只早不晚。”

    李战笑着问道,“中队长,四团的歼七E型是什么时候改装的?”

    “零三年,怎么了?”聂剑锋说。

    李战站起来,说道,“到今年是第五个年头,你说上级会很快给咱们改装三代机吗?我锻炼锻炼出出汗去。”

    他说完往健身房走去。

    聂剑锋愣在那里,很快明白李战的意思,忍不住骂道,“妈的臭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

    撸铁一个多小时之后,李战依然感到不痛快。

    看看时间距离晚上的交班会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索性迈开长腿跑到操场开始跑圈。胸口处堵堵的,依然的不痛快。对其他学员来说,才下部队就单飞而且直接参与了战备值班,而且在长机出现故障不得不返航的情况下成功处置了不明空情,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是响当当的当头炮。然而对他来说,这些不算什么。在训练基地的时候,他和他师傅参与处置的东海空情比这个要厉害得多。若不是有这样的经历并且表现出色,他一新兵蛋子何德何能加入空军人才库。

    跑道上寥寥数人,慢悠悠的跑着。有家属带着小孩,有老头老太太聚集一起活动身体。多年前,场站就是独立的小社会,基础服务设施俱全。大点的场站甚至有自己的中学。经过几轮改革,部队子女统一放到地方接受学校教育,其他能够剥离的生活服务全部交给地方。

    尽管如此,对一些偏远的场站来说,依然是让人望而生畏的去向。

    李战听他师傅讲过,前些年北空有个师被整编掉了,一个歼7团划给了广空。从东北到大陆之南,从白山黑水到经济发达前沿,应当是好事。结果一知道分配的场站在粤东山区里,生活条件急转而下,那个团的干部们家属们不干了,好说歹说也不愿意挪窝。结果就形成了奇葩的状态——广空的那个师有两个团在南方这边,另一个团在两千多公里外的东北……

    让李战庆幸的是,西县场站距离县城很近,坐车半个小时就能到家。尽管如此,对飞行员们来说,和老婆孩子也是聚少离多。部队一旦进入了训练高峰期,随队的家属都是要服从严格的管理的。就算是在场站,孩子见不着爸爸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如此一想,李战心里多少平衡了一些。与歼十失之交臂而产生的郁闷,随着剧烈的奔跑逐渐的消失干净。再者,有舍必有得,当时选择到广空来,不就是意示着放弃了和“恶棍”的早日“约会”了吗?

    “你是李战吗?”

    身后有人在喊,李战停下脚步回头看过去,一名高大英俊的年轻人穿一身名牌运动服嘴角含笑跑过来,抬手敬礼,“六团第一大队第一中队中队长张雪阳。”

    还礼,李战说,“四团第三大队第七中队李战,首长好。”

    笑着摆摆手,示意李战并肩一起慢慢走,张雪阳说,“我不是什么首长,比你早两年到的二师。你是名人了,二师没有不知道你的。”

    李战诧异,说,“我今天到的二师。”

    “我知道,一到就上去了,单枪匹马处理了不明空情。”张雪阳笑着说,眼神很锐利很自信,“这么些年来你是第一个。”

    李战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干脆换个话题,“六团不是在桂省吗?”

    “今天转场过来的,要待一年。你还不知道吧,二师三个飞行团每年都要转场一次驻训,你们四团不是去了粤东一批人了吗?”张雪阳解释了一句。

    “原来是这样。”李战恍然大悟。

    张雪阳指了指李战,说,“你很厉害,不过你要继续加油哦,期待你能追上来。”

    笑着摆了摆手,张雪阳迈着大长腿跑起来走了。

    “为什么要追上你?老子又不搞基。”

    没头没脑的话让李战百思得其解,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便离开操场。

    回到宿舍洗了个澡着春秋常服戴大檐帽,等集合哨音响起,李战便跑步下楼。四团所有的单身干部都住在这一片。以大队为单位,各部集合点名完毕,鱼贯上了通勤班车,随即往礼堂那边去。

    今晚开的是大交班会,全师干部参加,也是今年最后一次交班会,有总结一年工作的意味,因此十分的重要,因此全体干部参加交班会。

    二师的干部座次很有意思,除了主席台上的师首长们,底下的干部并不是按照职务级别来排座次的,而是按照战斗编组。据说这是老师长定的规矩。比如按照双机编队的要求,李战是聂剑锋的僚机,因此在他的右手边就坐。

    “今年补充进来的飞行员只有你直接进了战斗编组,你看看身后那几排,要放单飞至少还要两个月。”等待师首长到来的间隙,聂剑锋对李战说道,“严格地说,他们还不能算飞行员,顶多算飞行学员。”

    李战小声说道,“中队长,在训练基地我只不过是比其他人有更多的飞行机会。换个人有同样多的机会也许比我做得更好。”

    “李战,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太过谦虚也是一种自满。”聂剑锋笑道。

    想起那个浑身都散发着高人一等气势的张雪阳,李战低声问,“聂队,张雪阳你认识吗?”

    “张雪阳?真有钱?六团的张雪阳吧,认识,不光我认识,全师官兵都认识他。富二代,很有钱,飞行技术在师里是数一数二的,他们六团飞苏两七飞得最好的。去年提前晋衔现在是少校了。哦,我和他是同年兵。”聂剑锋不无羡慕的说,多少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李战砸吧一下嘴巴,“很有钱?”

    “非常有钱。”聂剑锋低声说,“你知道他父亲做什么的吗,开飞行学校的,就是飞行俱乐部,有自己的机场有好几架飞机。唉,这才是真正有钱的人啊,买飞机跟买菜一样,那些玩豪车玩游艇的弱爆了。”

    “游艇也好贵的。”李战眼前闪过网络小说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几个月赚几十个亿的爽文情节,不由说。

    聂剑锋说,“再贵能有飞机贵?不光有直升机,固定翼飞机也有,而且好像是和民航管理局有合作的,学驾驶考飞行执照的定点单位。飞机这个东西你还不清楚,贵在日常的维护保养。”

    一想到飞机是论小时来计算寿命的,李战深以为然地点头,“这么说张雪阳是特招的,他入伍之前就有执行执照了吧?”

    聂剑锋竖起大拇指,“你猜到了。没错,他二十二岁之前就拿了飞行执照,固定翼飞机的,在他父亲的飞行俱乐部当了两年教员,后来特招入伍,直接就是上尉,直接改装苏两七。按说两年后才能晋少校的,可是人家厉害啊,提前晋了。说起来不得不佩服,那小子很有天赋。”

    “天赋的确很重要。”李战若有所思。

    这会儿李战基本明白了,原来张雪阳是把他视为头号对手了,所以才有操场上的那番话。稀里糊涂的第一天就树立了个对手,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你也很有天赋。”聂剑锋说。

    李战一想起家里略显艰难的经济条件,不免的有些自卑,苦涩一笑摇头,“我只是可能比别人多付出了一些汗水。”

    拍了拍李战的肩膀,聂剑锋说,“过分谦虚就是自满。”

    话音落,他自己心里却不免的不得劲。先是有个张雪阳,现在又来一个李战,一个比一个天才。他这位四团头号王牌想要冲进全师第一梯队飞行员的行列,又平添了几分艰难。

    人比人气死人。

    两人说着话,不一会儿,师首长陆续入座,其他几个场站的画面也实时传输了过来,投影在两侧的墙壁之上。

    值班员整理队伍向师政治委员齐宏上校报告,主持交班会的是师司令部参谋长方成河上校,他宣布本年度最后一次交班会开始。

    李战没看见师长,但他发现其他人对此似乎已经习以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