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19章 我推荐你到航司工作啊
    大家都期翼地看着柳海岸,有的出言引导了一把。

    “你是班长,海岸是学习委员兼音乐课代表,你们都是班委啊,当然是征求你们意见。我坚决执行班委的指示。”

    王刚给了郑若琳一个隐蔽的眼神,拍着胸脯说。

    郑若琳了然,看向柳海岸,笑着说,“海岸,难得回来一趟,聚一次就更难得了,这家伙赚那么多钱,反正我是很仇富的。趁这个机会,狠狠的打一把土豪,不但泡温泉,还得上游艇!你看怎么样?”

    其他人纷纷出言附和。

    王刚看似淡然实则紧张地注视着柳海岸。

    柳海岸一笑,露出白白的牙齿,轻轻点头,“好啊,难得聚一次。”

    “好!”王刚跟中了头奖似的,拿起放在桌面上的苹果4S,“不用打电话,我给助理发个信息就能安排好。”

    主要的事情办妥了,王刚兴致很高,使出了浑身解数活跃气氛招呼吃喝。看得出他的成功不是随随便便的,待人接物这方面就让人很舒服,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酒水下肚,气氛就更热烈了。

    陈飞一直尽量让自己不要凸出去不要成为话题,因此很小心,酒也是能少喝就少喝。休假期间可以饮酒,但是必须得控制好。归队后需要经过体检才能飞行,如果过不了体检那关,倒霉的是自己。

    喝着喝着座次就乱了,王刚左右聚集了几个男同学,来者不拒,在女神面前尽显大佬风范。

    郭家豪是带着目的来的,他趁着酒意说,“阿刚,你们集团不是拿了块地,在体育中心那块,什么时候进场?这个建材你看看是不是给我点,就给点边角料。”

    他做建材销售的,岂能放过这个机会。

    王刚习惯性的扫了柳海岸一眼,发现女神正笑吟吟的关注着自己,胸中豪气升起,轻拍桌子,道,“家豪,咱们老同学说这个干什么,等上班了你直接过来签合同,多大点事。”

    “王总爽快!我敬你!我连干三杯你随意!”郭家豪猛地站起来,咕咕咕的就干了三杯下去。

    王刚享受着叱咤风云的快感,端起酒杯干了一杯。

    其他同学趁机进言,都希望王总能松一松手指缝,给他们口吃的。

    那边,柳海岸和郑若琳低语了几句后,起身端了红酒杯坐到了陈飞身边来。陈飞受宠若惊,下意识的把椅子往外挪了挪。

    “怎么了,我有这么吓人吗?”柳海岸轻笑着说。

    陈飞忙说,“没有没有,你是咱们班的班花,要说吓,也是因为漂亮而让人自惭形秽。”

    “你以前可不会这么夸人。”柳海岸说。

    陈飞呵呵的干笑。

    他和柳海岸没什么交往,同班三年,单独讲过的话应该就是交作业发试卷的时候。那会儿柳海岸孔雀一般,他陈飞傻小子一个。现在好像也如此。

    “我看你闷闷不乐的,在部队待久了,不太习惯?”柳海岸问。

    陈飞说,“这倒没有,只是觉得插不上话。”

    “那还不是在部队待久了。若琳跟我说了才知道原来你一直在机场那边服役。你应该多回家和同学坐坐,和社会脱离太久,以后转业了怎么办。”柳海岸很关心地说。

    陈飞开玩笑说,“我不打算转业的,这辈子就在部队了。而且我们飞行员风险蛮高,说不定哪天就掉下来。”

    “大过年的别说晦气话,喝口酒重新说。”柳海岸收起笑容瞪着眼睛说道。

    陈飞一笑,“高校教授也迷信?”

    “这不是迷信,是不应景。”柳海岸认真地说。

    “好。”陈飞从善如流,喝了一小口酒,想了想,说,“我会将人生交给飞行事业,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扑哧!”

    柳海岸笑得花枝乱颤,好看得不行。

    忽然的,王刚像想起什么来,冲这边说道,“是了,陈飞,你在部队开过运输机什么的吗?”

    其他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非常的属下。

    陈飞微愣了一下,说,“没开过。”

    “那么……你会开运输机吗?战斗机和运输机有什么区别?给我们科普科普。”王刚说道。

    众人齐声附和,马上成了充满求知欲的小学生。

    陈飞想了想,简单地解释,“战斗机比运输机难开,至于区别嘛,这个不好比较,因为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机型,用途不一样。我们的运输机倒是和民航客机差不太多。”

    众人似懂非懂,其实心思不在陈飞的话里,而是持续关注着王刚的神情。

    “原来是这样。”王刚笑着,心里有些遗憾,说,“这么说只有开过运输机的飞行员转业才能到民航开客机了。”

    陈飞却是摇头说道,“这倒不一定的。理论上讲,学会驾驶战斗机比运输机更困难。现在民航的客机都很先进,基本达到了傻瓜式操作标准。空军飞行员军转民的话,战斗机飞行员也很受欢迎,只需要接受几个月的改装训练,很简单的。”

    “这很好啊!”

    王刚眼睛一亮,略显迫不及待地说,“我认识航司的老总,怎么样,想不想回来,我推荐你过去,你开战斗机的肯定没问题。年薪不算多,六七十万是有的,干几年过百万也是有可能的。”

    原来埋伏打在这!

    陈飞心里觉得好笑,这个王刚为了在柳海岸面前树立形象真的是费尽心思啊,肯定是做出了付出大代价的准备。虽然因为上学的时候王刚行过古惑,陈飞对他印象不太好,但是这个人还算是个言出必行的,帮助同学也很热心。所以陈飞基本上可以肯定,只要他点头,这件事基本没跑。

    其实空军飞行员转业回地方想要进航司工作,这事至少在现在是没有什么障碍的,民航还没有自己的培训学校,飞行员的来源主要靠军转民,航司是求之不得。

    也就是说,王刚装逼选错了地方。

    不过陈飞从来没有想过转业,当下笑着婉拒。

    柳海岸却是替他回答了,说,“刚才陈飞说要把这辈子献给党和人民的事业,是绝对不会离开部队的。”

    哄堂大笑,又是好一阵的拿党和人民开玩笑甩段子。

    “陈飞,作为老同学,我真的要跟你说几句心里话。”王刚真诚地说道,“你入伍十年了吧,工资还没过万,有理想没错,可是人是要吃要喝要生活的啊。你这个物质基础没搞好,就去追求精神世界里的目标,我个人认为是不牢固的。说句难听的,部队那么多飞行员,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有的是人去奉献去牺牲。你现在回地方有机会到航司当飞行员,这是很好的出路啊。”

    “是啊是啊,陈飞,你真得考虑一下。”郑若琳认真地说道。

    陈飞笑着摇摇头,“如果都这么想,那咱们国家早就垮了。”

    “我看你啊,是被部队给洗脑了。”林定茂冷不丁冒出一句,颇为冷峻地说,像是在说一件鲜为人知的事情,“我们单位有不少当过兵的,接触久了发现他们的脑子跟生锈了一样,认死理,很天真,你要说党和人民半句不好,他们就炸毛,唉,这不就是当兵当傻了吗?”

    陈飞的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你喝大了,少说两句,陈飞不一样。”郑若琳连忙说,给旁边的周国权使眼色,周国权摁住林定茂的手,端起酒杯跟他喝。

    摆了摆手,王刚总结说道,“人各有志,陈飞,总之你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来找我,咱们是老同学,千万不要跟我见外。”

    “好,真有那天,我会找你。”陈飞慢慢恢复过来,微笑点头。

    散场的时候,陈飞说,“诸位,市区我就不去了,回家一趟不容易,晚上在家和爹妈吃顿饭,你们玩得开心。”

    一听这话,郑若琳急了,“怎么不去了呢,多不容易聚一次,在家吃饭你不在这一顿啊!”

    陈飞是打心里觉得和这帮同学产生了巨大的鸿沟,话不投机半句多,当然不愿意和他们厮混浪费时间。

    “真的不去了,过两天归队了,其实时间很紧张。”陈飞微笑着坚决说。

    柳海岸想要劝说几句,王刚心里一紧,摇摇晃晃的走过来,扶着陈飞的肩膀说,“我知道部队纪律严格,理解理解。这样吧,我让司机开若琳的车送你,这个你就不要拒绝了。”

    说完看向郑若琳,隐蔽地瞪了她一下。

    郑若琳无奈,取出车钥匙递给迎上来的戴着白手套的司机。

    不送我就得走路回去,陈飞心里想,笑着摆了摆手,头也不回上车走了。

    全场最清醒的应该是陈飞了,他不是没注意到王刚和郑若琳隐蔽的眼神交流,只是这些事情不好管——柳海岸不是傻女人,反而很精明。

    王刚招呼着众人,“走走走,海岸和若琳坐我车,其他的你们分配好,直接去游艇码头,咱们上岛!”

    众人呼唤着勾肩搭背上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