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 > 第023章 宁愿再撞鸟
    没死人是不幸中的大幸,在了解了情况之后,从某种角度来看这件事情并不是坏事。

    损失一架战机,能坏到哪里去?

    好处就多了。

    首先,师里今年的成绩单上可以重重地记上一笔:在遭特等事故的情况下,我师飞行员李战、陈飞同志在最后时刻拉起了战机挽救了数名人民群众的生命。飞行员没有牺牲,那就只有高兴的事。

    其次,四团涌了新的代表人物,而且是新飞中的代表。尤其对一直关注李战成长的师领导来说,这件事情就只有好的影响了。李战尚未意识到他对于二师乃至广空的意义,但二师的首长是非常清楚的。

    最后的好处是,到了年终评功评奖,李战有可能因为立功而得到破格的晋升,当然只是存在可能性,毕竟他的级别待遇已经不算是低了,相对同期飞行员。

    起床号吹过了的营区苏醒了起来,各个单位开始了有条不紊的工作。掉了一架飞机,又是节后开训的时间点,上上下下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

    掉飞机后第七天,黄晓月乘坐通勤车来到了师部机关楼。

    这并不是齐宏遇到了的第一次掉飞机,他在海航当团长的时候,团里一样出现过飞行意外,那一次是因为恶劣天气,飞行员同样是为了把战机开到无居民地带,只是最后没能跳出来牺牲了。

    选择了这个行当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有悍不畏死的决心当不了好的飞行员。无论是劫后余生的还是尚未有此类经历的。对李战和陈飞来说,再次上天,需要更多的勇气。

    心理介入显得尤为重要了。

    黄晓月敲门进来,立正敬礼,打开公文包取出报告双手递过去。齐宏连忙接过来细细地看,看了一遍又看第二遍,诧异道,“完全正常?”

    “政委,这不是你希望看到的吗?”黄晓月说。

    齐宏指了指座椅,“坐。”

    他放下报告,说道,“我的意思是,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的心理评估就恢复到了恢复飞行的标准,确实吗?”

    “可以安排会诊,海军医院有这方面的专家。”黄晓月说。

    “不不不。”齐宏摆着手说,“我不是质疑你的专业水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黄晓月微微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我之前说过,他的心理素质强于常人,一般的打击对他形成不了什么影响。”

    “你的意思是刚刚过去的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只是一般的打击?”齐宏问道。

    黄晓月反问,“一定是打击吗?要知道,他虽然没能挽救战机,但是挽救了好几个群众的性命,在空中抱住了降落伞没打开的战友,他不知道多自豪。”

    “我以为这至少会打击到他的勇气。”齐宏略显尴尬,笑着说。

    黄晓月叠起了腿,拧着好看的眉毛,说道,“的确有些奇怪的地方。在问及落地后的感觉时,李战和陈飞都有差不多的一种表现。”

    “什么表现?”齐宏心里一紧。

    黄晓月摇头,“说不好,有些顾左右而言他?但我能肯定,他们一定隐瞒了什么。”

    齐宏立即严肃起来,“调查工作已经结束,他们会隐瞒什么?黄博士,我必须要提醒你,这很重要。”

    黄晓月眉头跳了跳,并没有被齐宏的严肃吓到,而是很肯定地说,“我敢肯定他们一定隐瞒了一些事情。我会为我的结论负责。”

    盯着黄晓月看了好一阵子,齐宏道,“黄博士,你先回去。”

    黄晓月站起来立正敬礼转身离开,一直等脚步声没了,齐宏拿起座机话筒,拨了一个键,“请参谋长过来,另外,把李战和陈飞叫过来,马上。”

    接到命令的张威立马屁滚尿流地执行去了。他能从齐宏的语气里听到了愠怒!这位新政委就是一把火,发火的时候就是冲天大火!

    方成河很快赶到,一进门看到齐宏阴沉的脸色,顿觉一定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

    指了指沙发那边示意方成河坐下,齐宏起身走过去把门关上,行几步过来坐下,手里夹着烟却没心思点了抽,沉声说道,“黄晓月报告了一个情况。她认为李战和陈飞在二三事故上面隐瞒了一些事情。”

    二三事故以日期命名,初九当天是2月3日。

    一听这话,方成河整个人绷直,神色瞬间严肃起来。

    等老师长张四海退了之后,他几乎是内定和齐宏搭班子的人,也早已经根据老师长的指示慢慢转换角色了,此时更是从全师大局的角度来面对这个问题。

    “调查已经结束,空军司令部那边已经在案卷上盖了章……”方成河发现自己的声线有些颤抖,“他们能隐瞒什么事情?事实很清楚,目击者,飞参,胶卷,塔台记录,雷达航迹,都很清楚。”

    齐宏微微摇头,“黄晓月没能问出来,也许她担心打草惊蛇。老方,飞参分析确定没遗漏?”

    “绝对没有!”方成河肯定地说道,“军区和空军司令部的人反复分析过,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怎么会有遗漏。”

    “胶卷判读呢?”齐宏问。

    方成河摇头。

    忽然,齐宏想到一个细节,“目击者是陈飞的同学,会不会这里有问题?”

    “肯定没有。”方成河再一次肯定回答。

    齐宏皱眉,“你怎么肯定?他们是老同学,是有统一口径的可能的。”

    摇了摇头,方成河说道,“如果陈飞这么做,他有什么好处?根据确认的情况看,是李战救了他,也是他命大,正好从李战面前掉下去,李战那么一抱,他才没摔下去。他提供的细节也完全吻合飞参的分析结果。关键在于,如果他作假,目的是什么?为了立功受奖的话,为什么不干脆和李战统一阵线分割功劳,而是把所有的功劳都让给了李战?李战是一直和他在一起的。”

    “所以,我的判断是陈飞没有说谎,他提供的是真实的细节,功劳本该是李战的。”方成河沉声说道,“陈飞是我带出来的,我很了解他。”

    低着眉眼思索的齐宏听到后一句,抬起眼皮说,“老方,我没有针对怀疑谁的意思。如果他们真的隐瞒了一些情况,这可就是造假了!后果有多严重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方成河沉声说,“调查是我全程在跟,我认为事实再清楚不过了。”

    这时,张威敲门,推开半边,报告,“政委,李战和陈飞到了。”

    “让他们外面等着。”齐宏摆了摆手。

    气氛不对劲,张威小心带上门,后退几步,转身看着走廊那里站得笔挺意气风发的李战和陈飞,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政委心情好像不太好,参谋长也在,脸黑黑的,一会儿你们说话注意点。”

    李战心里直打鼓,“张参谋,找我们什么事你透露透露。”

    “老张,透露透露。”陈飞也说。

    张威苦笑着摇头,“我真不知道。”

    政委办公室里。

    终于点起了拿在手里许久的烟抽了起来,齐宏低声说道,“如果查实了那俩小王八蛋隐瞒了重要细节,我一定向空军司令部报告,亲手把他们送上军事法庭,我这个政委,也豁出去不当了。”

    方成河知道这位从海航过来的青壮派政委的性格,他真的会这么做。事实上,他方成河何尝不是别人眼中的青壮派军事干部,性格一样的霹雳如火眼里揉不进沙子。

    这事至于这么严重吗?

    完全至于。

    如果因为飞行员隐瞒了重要细节从而导致调查结果产生严重的偏差,部队长绝对要受处分,调职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如果他们真的利欲熏心,我挥泪斩马谡。”方成河凝重点头,表了态。

    两人再一次确认了眼神,齐宏扭头冲门喊,“让李战进来!”

    张威浑身一个激灵,连忙的拽了一把李战快步到门前,敲了门小声打了报告,等李战进去,轻轻带上了门。

    一看到二位师首长凝重的神情,李战的心脏都吊了起来,比撞鸟还紧张。

    “李战,我代表师党委询问你。”齐宏比法官都要严肃,“你在回答前,一定要想清楚,一定不能有所隐瞒,否则师党委会对你启动纪律审查!”

    纪律审查!

    听着就吓人。

    李战打了个激灵,腰板挺得更直了,目不斜视,心跳二百五,昂头,“是!”

    方成河语重心长提醒了一句,“李战,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而且你已经比同期的其他人更加的出色,不管是飞行技术还是工资待遇甚至立功受奖。千万不要一时糊涂毁了自己的一生。”

    一番话说得李战稀里糊涂的,一度认为自己已经成为千古的罪人了。

    “是!”李战回答。

    除了答“是”,他还能答什么?

    齐宏站起来走到李战面前,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二三撞鸟事故里,你隐瞒了什么?好好想想,仔细想想,不要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这个瞬间,李战完全能够感受到来自一位三十八岁的副师职上校师政治委员所施加的气势和压力,在这个瞬间,他才深刻体会到上尉和上校之间的差距,才深刻体会到副连和副师之间的落差。

    一时之间,李战的脑海里飞速地回忆了一遍当时的情况,从撞鸟到落地,反反复复从前到后从后到前地回忆。

    齐宏和方成河表面冷静内心实则紧张不已。

    “报,报告,我,我没有隐瞒什么啊……”

    李战终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满头都是大汗了,心里想,宁愿再撞一次鸟。